你是誰?誰又是你?——古今輪回轉世案例

  導讀:

  抹不去的前世記憶——驚世的輪回轉世案例

  中國歷史名人轉世故事

  司馬中原記得前世

  佛教將眾生世間的生滅流轉變化,按其欲念和色欲存在的程度而分為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種,統稱為三界。欲界又稱為苦界,或苦海。居住在欲界的眾生,從下往上,又可分為“六道”。

  六道者:一、天道;二、人間道;三、修羅道;四、畜生道;五、餓鬼道;六、地獄道。

  六道(又名六趣、六凡或六道輪回)是眾生輪回之道途。六道可分為三善道和三惡道。三善道為天、人、阿修羅;三惡道為畜生、餓鬼、地獄。但阿修羅雖為善道,因德不及天,故曰非天;以其苦道,尚甚於人,故有時被列入三惡道中,合稱為四惡道。佛教相信,任何人若遵守五戒,可得六根整然人身。若在五戒上,再加行十善,即可生到天界。

  所謂六道輪回:是描述其情狀,去來往復,有如車輪的回旋,在這六道中周而復始,無有不遍,故名六道輪回。

  世間眾生無不在輪回之中。只有大羅金仙以及佛菩薩、羅漢才能夠跳出三界,不入輪回。繼續延伸閱讀:《圖解:佛教中的三界及六道輪回的真相揭秘》;〈嗚呼哀哉:可惜知道的人實在太少了〉

  抹不去的前世記憶——驚世的輪回轉世案例

  一、在陰間掛職掌管輪回的人

  李柏農居士說:“有一位姓麥的人,在香港華民政務司當英文文書並教授英文,此人性情清正,樸實厚道,絲毫不苟。麥君每個月都要整整睡七晝夜,他說是去當陰間放關的職務,掌管輪回,人們多不相信。問他七天所放的靈魂有多少?他說有幾十萬。又問他一同作事的人有多少?他說很多。問他天地中有這樣多的人投生麼?他說香港、廣東人,喜歡吃乳鴿等,一天殺生無數,這無數的乳鴿和動物的亡靈在幾十日中生生死死常受輪回。也在我們手裡經過。又說同事二人,有大禍,一個是因為不孝,一個是因為貪贓枉法,將會分別死在水火裡,並叮囑他們那段時間不要到省城去,二人不信,偏要在那時特地到省城去親戚那裡休假,沒想到沒幾天省城發生大水,西關同時大火,一人死在水裡,一人死在火裡。麥君還說地府最重佛法。 錄自《科學時代的輪回錄》

  二、英國小姐妹熟知前生事

  《倫敦航訊》報道,英國一對在車禍中喪生的小姐妹,一同投胎轉世,成為原來母親的一對孿生女!

  十一歲的鐘妮和六女的積琪蓮,數年前在英格蘭的赫克薩姆鎮不幸被汽車輾死,他們的父母普洛克夫婦悲痛欲絕,遂搬離這個傷心地。

  半年後,普洛克太太再度懷孕,順利生下一雙孿生女,分別取名為珍妮花和嘉琳,奇怪的事情就陸續發生。珍妮花的前額有一條細長的白色胎記,與積琪蓮喪生時的傷痕在同一位置,她的臀部另有的一塊胎記亦與積琪蓮的相同。

  三年後,普洛克帶著這雙孿生女到英格蘭的赫克薩姆鎮重訪舊居,鐘妮和積琪蓮就是在該鎮喪生的。當汽車駛入赫克薩姆鎮時,珍妮花和嘉琳便大聲叫道:“我們從前常在這裡玩,學校就在轉角,那邊是我們常玩的滑梯。”她們甚至能指出舊居的所在處。

  當這雙孿生女四歲那年,普洛克夫婦決定讓她們玩逝世姐妹遺留下的玩具,珍妮花馬上便能叫出兩個洋娃娃的名字。

  珍妮花和嘉琳與一般小孩沒有多大的區別,但她們顯然對前生的慘劇未能忘懷。很多次,會在半夜夢中驚醒,擁抱在一起,大聲叫“那輛汽車向我們撞過來!”同時,嘉琳還撫著珍妮花的頭,哭叫說有血從她眼中流出。

  普洛克夫婦從未向這對孿生女說過這件意外,而負責調查此事的精神病專家亦認為除了投胎轉世外,並沒有其他更佳更合理的理由來解釋這宗怪事。 (摘自1987年7月28日《明報》)

  三、抹不去的前世記憶

  英國的著名作家馬哥利在未上學前(4-6歲)就能說出許多優美的名詞和造句,他出生後的18個月說出的第一句話竟是:“煙囪的煙是不是來自地獄?”這樣一個小生命怎麼會有地獄的影子和概念呢?還有,12歲的意大利兒童路易德日是世界上年紀最輕的大學教授,這些都是他前世的智識能傳遞到今世的例證。

  1953年9月15日的《香港時報》報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一位陣亡的英國士兵投胎再生為印度人,在新德裡,他未經學習就用一口流利的英語講述他前一世如何參加戰爭、如何陣亡,身上還有明顯的槍傷胎記,經查證,完全符合。

  1998年的《廣西商報》轉摘了印度7歲少女香蒂能記憶前世的事,印度政府組成了一個專家調查組對香蒂所講述前世的地點、時間、事情、家庭進行了實地調查,最後得出結論:小香蒂確實是能回憶前世的再生人。

  四、轉世鹩哥驚世奇

  1997年春,國內有許多家新聞媒體派出記者,前往江蘇東台市鼓樓路48-3號的馬先生家采訪報道了一則令人稱奇的轉世輪回的真實事件。

  馬先生是一家食品廠的機修工,其夫人單女士則是標牌廠的工人。1993年,他們唯一的女兒患上了可怕的白血病,當時才18歲。面對著巨大的醫療支出,女兒所在的學校東台市職業中學和社會都想伸出援助之手,可女兒不准將這一不幸消息在報紙上公開,並在病榻上安慰過父母,並說自己死後還會到家裡來“投胎”,叫父母不要難過。不久後,女兒因醫治無效而死亡。

  1995年3月12日,這天春光明媚。早上馬先生提前去了工廠,在家的單女士在洗臉。這時,院內不知從哪兒非來了一只鳥,落在東邊的小廚房上,頭對著單女士吃力地叫。單女士抱著試一試的心理從家中搬了張小方凳站在上面,全不費事就捉住很乖巧的小鳥。中午馬先生回來一看,見是一只鹩哥,便喜不自禁地趕到市場上買來鳥籠和鳥食。大約喂了兩個多月,全家人根本就沒有教過它學說話,想不到鹩哥竟然喊起了馬先生的小名“馬三貓”來,接著會說的話越來越多,並且是一口有很多普通話成分的標准台東話,起音質十分清晰。據馬先生及鄰居證實,,起音色酷似馬先生兩年前病故的小女兒的聲音。更為令人驚奇的是,前不久,台東市職業中學有幾名連這只鹩哥的主人都叫不出名字的女中學生來看它,可它居然能脫口喊出她們的名字,而且一點不錯。

  據馬先生講,他從未在鹩哥前講過自己及鄰居的小名。可這只鹩哥不知怎麼竟能叫出馬先生以及所有親友鄰居的小名,自然它也經常喊女主人單女士的乳名“鳳小”。而今,在東台市鼓樓路那一帶,知道馬先生這個名的不多,相反“馬三貓”卻頗有知名度。

  這只鹩哥有時很能管事。一次,馬先生陪親友在院內西南角的那間房裡玩幾圈麻將,玩得正開心時,門外鳥籠裡的鹩哥說了句“天要下雨了,還不收被子”。主人一看,天果然變了,趕緊收回了被子。有一天,主人又陪客人玩麻將,還未上桌,鹩哥便說:“不能來錢,外面在抓!”甚至它還能對打麻將的客人說:“你今天臉色不好,怕的是輸掉了。”至於打麻將的那一套術語,它全會講。

  只要家裡的電話鈴響了,鹩哥絕對會喊:“電話電話,馬三貓接電話。”或“鳳小接電話。”往往快到煮飯時,鹩哥會提醒:“馬三貓擇菜(方言),馬三貓煮飯!”很多人曾勸馬先生把這只鹩哥鳥帶到公園去展覽,1997年老馬真將鳥籠拎到位於市中心的憩園去展覽,僅一天多的功夫就創收一千余元。

  不過,這只鹩哥的脾氣也十分“強”,主人見它能說會道,就多次教它說“恭喜發財”之類吉利的話,可它從來就不搭理。相反,只要家中來了客人,哪怕是馬先生的父母,不管年齡大小、輩分大小,鹩哥一律直呼其小名,不少老人的小名已五六十年沒有人喊了,想不到竟出自於鹩哥之口。

  據馬先生說,自姑娘去世後,他們確實沒見過什麼民間所說的“神鬼”,但家中這只鹩哥的一切令他及周圍的人百思不得其解。這只鹩哥說話的聲音為何和死者的嗓音相似?是巧合嗎?退一步講,即便是死者“投胎”了,怎麼會知道主人以及鄰居親友的小名呢?可如果不是死者的化身,那又為何死者生前的職中同學來看鹩哥時,這只鹩哥竟能一一地叫出她們的名字和其班上曾發生過的事情呢?

  (梅德平報道摘自《醫學文選》1998年第6期)

  中國歷史名人轉世故事

  五十年後王陽明,開門猶是閉門人

  在明代學術、思想史上占有舉足輕重地位的儒家代表人物王陽明先生的一則公案就很清楚地說明問題。

  有一天,陽明先生到金山寺參拜,感覺此寺中的許多景物非常熟悉,一草一木都似曾相見過。他信步走到一間關房之前,只見房門口貼了一張封條,他頓時又感覺曾經在此經住過,於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請知客師父打開關房要看個分明,豈料知客師父拒絕說這間關房是他們寺裡的一位老和尚五十年前圓寂的地方,裡面供奉著他的全身捨利,並說他老人家圓寂前交待過不可以開啟視人的。

  但由於王陽明再三請求,知客師父礙於情面,況且王陽明曾任兵部尚書等要職,晚年奉旨南巡,因此只好為他打開房門,讓他進去。進得關房,但見一位老和尚栩栩如生地端坐在蒲團上,這時王陽明本人與周邊的人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因為那個圓寂了的老和尚與王陽明簡直太相像了,在老和尚身後牆上寫有一首詩,雲:

  五十年後王陽明,開門猶是閉門人。

  精靈閉後還歸復,始信禅門不壞身。

  此刻王陽明與眾人都明確地知道,他自己就是這個老和尚的轉世。王陽明的前生就是這位圓寂的老和尚,他身前明心見性,禅定功夫高深,臨走前已經早已預計到後世的事,欲為後佛門留下證明,故記詩牆上。後來,陽明先生為了紀念此事,曾在金山寺留下詩句:

  金山一點大如拳,打破維陽水底天。

  閒依妙高台上月,玉箫吹徹洞龍眠。

  陽明先生,明代偉大的哲學家,政治家,文學家,書法家,教育家,詩人。姓王名守仁(公元1472—1528年),字伯安,因築室讀書於故鄉陽明洞,世稱陽明先生。系浙江人。曾任明王朝提督軍務都御史,後任兵部尚書等要職。他曾經還寫過《又重游開先寺題壁》的詩,雲:

  中丞不解了公事,到處看山復尋寺。

  尚為妻孥守俸錢,到今未得休官去。

  三月開先兩度來,寺僧倦客門未開。

  山靈似嫌俗士駕,溪風攔路吹人回。

  君不見富貴中人如中酒,折腰解醒須五斗。

  未妨適意山水間,浮名於我跡何有!

  透過此詩,有“尚為守俸錢、尋寺、寺僧、折腰、浮名”等字句,從中可以清晰地看出釋、道二家對他這個大儒深刻的影響。由於陽明先生曾挽救半個明朝,反而遭到一系列的毀謗與陷害,甚至遭到明武宗的猜疑,功高震主,盡管得居高位,但內心之處深感危機,自然萌發出世思想。他後來在繼承思孟學派的“盡心”、 “良知”和陸九淵的“心即理”等學說的基礎上,批判吸收了朱熹的“理”為本體學說,創立了陽明心學,認為天理之在人心。

  文學家黃山谷

  在江西修水縣的縣志裡,記載安徽蕪湖縣的女子轉世為江西修水縣的黃山谷的一段故事。

  有名的大文學家黃山谷二十六歲出任蕪湖知州,有一天,夢見自己走到一個地方,看到一個白發斑斑的老婆婆,在門外設香案祭拜,香案上面供有一碗芹菜面,黃山谷一聞面,端起來就吃,夢醒口齒還留有芹菜余香。黃山谷以為是自己公務忙碌成夢,心中不太在意。第二天午睡,卻再度夢見昨日的情境,醒來覺得異常納悶,於是循著夢境,不知不覺走到一個村落,果然看到夢中的老婆婆,手中拿著袅袅的三支香,喃喃地對天禱告,奇異的是香案上正擺了一碗熱騰騰、香噴噴的芹菜面,黃山谷趨前問道:

  "老婆婆!你在做什麼呀?"

  "昨日是我死去二十六年的女兒的忌辰,我在祭拜她呀!"

  黃山谷一聽非常驚詫,怎麼正好和自己的年齡相彷,急忙再追問:

  "你女兒平日喜歡做些什麼事呢?"

  "她在世的時候,喜好茹素奉佛,喜歡閱讀詩書佛經,矢志不嫁,尤其喜歡吃芹菜面,因此我今天特別為她准備一碗。"

  "我能參觀她的閨房嗎?"

  老婆婆於是帶領黃山谷進入房門,只見書架上擺滿了許多自己曾經讀過的經書古籍,牆角並放置有一口大櫃子,黃山谷好奇地問:

  "那裡面都放些什麼東西呢?能打開來看看嗎?"

  老婆婆也不知道裡面究竟放些什麼東西,更不知道鑰匙擺在何處?黃山谷沈思了一下,彷佛憶起了什麼,很快就找到鑰匙,打開櫃子一看,驚得說不出話來,原來裡面放滿了自己每次參加科試的文章。黃山谷終於明白眼前這位孤苦無依的老妪,竟然是自己前生的母親,雙腳一跪,誠懇地說:

  "老人家!我是你過去世的女兒,請你回去接受我的奉養。"

  黃山谷將母親迎奉回家孝養,並且還特地自題詩偈說:

  似僧有發,似俗脫塵;

  作夢中夢,悟身外身。

  意思是說自己雖然是個帶發的在家人,卻是心向往道的法同沙門;雖然生活在五欲六塵之中,卻不為俗塵所染污。歎人生似夢,身外還有拘累之身,真是“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

  禅宗第五祖弘忍

  禅宗第五祖弘忍也有一段脍炙人口的轉世因緣,弘忍前生是破頭山下的栽松老者,仰慕四祖道信,請求披剃出家,道信嫌他年紀老大,不能廣化十方,只好安慰他說:

  "如果你去投胎再來,我或許可以住世等你幾年。"

  老人拜別四祖,走到溪邊,看到一位浣妙的姑娘,就請求說:

  "姑娘!我能不能借你家一住?"

  "我上有父兄,不能作主,你可以去請求他們。"

  "必需你承諾答應,我才敢前去。"

  這位姑娘一看暮色蒼茫,一位老人求宿,於是點頭答應。說也奇怪,這位沒有出嫁的姑娘回了家,竟然懷孕起來,父母認為敗壞門楣,就把她趕出了家門,作傭裡中。後來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嬰,這位不幸的母親想把這個不祥的孩子丟棄河中,小孩子竟然逆流而上,只好一面求乞撫養他成人。由於不知父親來歷,因此裡中的人都叫他做“無姓兒”。無姓兒六、七歲的時候,長得聰明伶俐,活潑可愛。有一天道信禅師弘化到此地,無姓兒看到道信禅,親熱地拉住禅師法衣不放,要求道信度他出家;禅師一看,一個稚齡的小孩,就摸摸他的頭說:

  "你年紀太小了,怎麼能出家呢?"

  "師父!過去你嫌我太老,現在又嫌我太小,究竟何時才肯度我出家?"無姓兒宛如大人口氣地質問禅師。

  道信一聽,忽有感悟,趕忙問他:

  "小孩童,你姓什麼,叫什麼?家住那裡?"

  "我叫無姓兒,家住十裡巷。"

  "人人都有姓氏,你怎麼打妄語說自己無姓呢?你究竟姓什麼?"

  "我以佛性為姓,所以無姓。"

  道信聽了非常歡喜,小小年紀,口氣如此之大,實為三寶龍象,佛門法器,後來把衣缽傳授給他,成為禅宗的第五祖,門下弟子輩出,為中國禅宗大開燦爛的花朵。

  司馬中原記得前世

  知名文學大師-司馬中原,本名吳延玫的司馬中原,雖然今年已經高齡80歲,不過身體還是相當硬朗,走起路來仍然健步如飛,當然鬼點子也還是源源不絕。

  司馬中原發生在他自己身上,最玄的故事,就是關於他前世的記憶,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司馬中原在中國大陸,江蘇省淮陰縣出生,當地的鄉土志裡頭,記載著這麼一段故事,他一出生就能夠說話,而且他對家人說,他原本是一名童養媳,因為犯錯被婆婆...

  知名文學大師-司馬中原,本名吳延玫的司馬中原,雖然今年已經高齡80歲,不過身體還是相當硬朗,走起路來仍然健步如飛,當然鬼點子也還是源源不絕。

  司馬中原發生在他自己身上,最玄的故事,就是關於他前世的記憶,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司馬中原在中國大陸,江蘇省淮陰縣出生,當地的鄉土志裡頭,記載著這麼一段故事,他一出生就能夠說話,而且他對家人說,他原本是一名童養媳,因為犯錯被婆婆責罵,結果她就上吊輕生,當時家族不相信,還派人去查訪,才發現真有其事他帶著前世記憶出生,也成為了轟動一時的鄉野傳奇。

  司馬中原透露自己是個記得前世的人,生下來就會講話,第一句話就說「手怎麼變小了」,還說這可是歷史上有記載的。他表示,三歲的時候,大約民國二、三十年,日本人剛打東北,有一天要睡覺時,父親帶他去看「陰兵」,那是一處亂葬崗。司馬中原回想當時的情景說上面通通都是「人」,還一隊一隊走著,即使是亡魂也都要奮起抗日。

  第一次遇到司馬中原,就向他求證他的前世這件事。我本來期待的是司馬一笑了之,不想他竟說馮馮所言非假,他前世是一個上吊自盡的農村少婦。他一生下來,就會說話,把他的家人嚇壞了,要灌他糞便或黑狗血什麼的,他怕了,才再不敢多言。

  司馬中原寫他的前世記憶:從小我的記憶力很好,一、二歲時家裡發生的一些事情,譬如睡在搖籃裡看見母親幫氣喘病的父親打針,自己如何被鵝群趕著學走路的樣子……,依稀都還記得。有時腦中會出現一些奇怪的畫面,像是青樓女子的相貌,地獄受苦的情景,我告訴父母,父母總以為我是小孩子胡思亂想、愛講話。

  六歲那年,笃信一貫道(當時稱為鴨蛋教)的外婆帶我到神壇,讓我參加一種開天眼的儀式,歃右中指血滲酒,寫符咒燒化。從此,上輩子縱橫交錯,無法連貫的記憶終於串連起來,成為歷歷清晰的前世影像。

  我的前生是一位女眾,身著鳳仙裝,喜歡聽歌仔戲,但不知是屬於那一年代。因從小家境不好,只好到一戶有錢人家裡當廚娘,因頗具姿色,竟被又老又丑的老爺強暴,後來就到青樓賣笑,青樓的老板夫婦及身邊的ㄚ環對我非常好。當時我很年輕,利用美色騙了很多人,也被很多人騙過,最後被一個小白臉騙得床頭金盡,人財兩失,心中生起了很強烈的瞋心和痛苦,終於難以忍受這種苦。最後,心有未甘地在自己的房間投缳自盡。

  之後,我所看到的片斷景像是:我走在一個偌大的、灰蒙蒙的衢道上,男女老少,到處都是,但個個面無表情,只感覺有一股吸力,直往人群走去,走了一陣子來到岔路口,每個人的臉色都顯得凝重不悅,卻又各自走上彷佛早就安排好的那一條路,我和一群人一起走到一個又濕又冷,架有獨木橋的山谷邊,惡臭及血腥味,陣陣撲鼻,哀號遍野。很多人從灰暗且濕滑的橋面摔了下去,我不想走,卻不由自主的踩了上去,走不遠即滑落,掉入山谷。那是一條極為寬廣的深谷,沒有邊,也沒有崖,谷裡面充滿了五顏六色、大大小小,帶有利刺的蛇,那些蛇多到無法計算,隨後我發覺谷中有很多人,卻看不到他們的頭,因為每個人都跟我一樣迅速地沉沒在蛇群裡,那些蛇不斷攻擊我,如泥鳅穿豆腐般不停地在我體內穿梭,礸骨穿筋、血流不止,我的身體猶如被炸彈轟開來一樣覺得非常非常的痛苦,稍後皮肉馬上又復合,一次又一次的重復如此無邊的巨苦,此時,我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死了,這裡就是地獄。

  我一心只想離開山谷及被蛇群攻擊的痛苦,隱約中我聽到很多人在痛苦的哀嚎,聲音非常的微弱。好不容易,很用力地我終於離開了那個山谷,到達了崖邊,但是到達崖邊並沒有因此而結束地獄道的苦。

  爬離山谷後,我赫然看見一尊神像,比一般人高大,著黑灰色道袍,相貌極為莊嚴,不似世間的神祇。祂未曾開口,卻以心靈感應交談的方式,無任何語言、性別及時間的概念,祂讓我知道:我不信神佛、不尊重父母、撒謊、欺騙、從事青樓賣笑不道德的職業,並利用美色騙害某位男子致死,因此也被人騙的種種錯誤,所以才會來這個地方受苦。同時祂也指出:我接受處罰完後,一定要修行。這時候我仍然沒有任何反悔的心,只覺得自己沒有錯,別人也是如此騙我,致我於死地,讓我受盡含恨上吊及被蛇噬咬的痛苦,心中仍然充滿怨恨,漸漸地神祇消失了。

  神祇離開之後,我被皮膚蠟黃似痨病的鬼差,趕著登上一座高山,路面顛簸崎岖,絆倒時方見各式各樣像鑽子、刀子、錐子等尖銳的器具突然從地面冒出來,大大小小,不一而足。不管我走到哪裡,只要一跌倒,這些利器瞬間像劍砧由下往上直直的將全身戳裂刺穿,頓時血迸肉裂,血流不止,肉體隨即又復合,極大的痛苦也不斷的產生,前僕後繼,未曾停歇,這些和廣論所說的利刀道沒什麼兩樣,我感覺我在裡邊待了很久、很久,到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會覺得這些苦一直一直不斷的在我身上重現。

  越過高山後,我一個人被推進很大的石磨裡,找不到空隙躲藏,又怕被碾軋,只好不停的在石磨裡面跑,肌膚一寸一寸地被消磨殆盡後又復原,只聽到鬼哭聲啾啾不已。

  接下來,又被反綁在燒熱的赤銅柱上,焦味四溢,皮肉與神識模糊至每一寸肌膚銷爛方盡。

  接著又被綁在大銅柱上,鬼差以尖鉤狀的利刃拔出舌根,直到舌根拉斷為止。

  隨後我又被丟進熱油鍋,我的身體像炸豬皮似的不斷地膨脹,好像是一顆炸彈,隨時都會爆炸,當炸開時,那種痛苦,不但極苦而且瞬間身體又回復了,只要頭一出鍋面,即被鬼差用棒子壓回油鍋繼續炸,就這樣不斷的重復那種極端的痛苦。

  從油鍋出來以後,我與一群人一起搓泥丸,像在做勞作,有人因土太干搓不成形,有的大,有的小,形狀、數量個個不一,完成後丟入各自的葫蘆瓶裡,因未曾進食,每個人又累又餓,走到像赈災區的地方,交出葫蘆瓶後,獲得一碗又香又熱的白色濃湯。或許是宿生某種的因緣,此時,我覺得事有蹊跷而未食用。

  隨即我被引至某執法者前,此人濃眉大眼,不怒而威。他同樣以心靈交談方式告訴我:將要去受輪回並投胎為女生。並囑咐我千萬不要再欺騙人,要多做善事,多修行。語畢,心不平的向執法者申訴一大堆所受的苦,我要當男生好報復及不甘願當女生的理由,此人很詫異為何我還記得這些事,最後仍然叫我去排隊,同時發給每人一張有顏色的號碼牌。我發到的是紅牌子,拿到牌子後,各自到所屬的色牌門前排隊等候投胎。

  此時,我聽到旁邊的差役正在交談:紅色是女生,藍色是男生,綠色是鴨子,紫色……,代表各種不同的生物或動物。我不願當女生,所以趁隔壁隊伍有人不注意,搶走對方的藍牌,把紅牌丟給他,鬼差追趕過來,我飛快地跑到藍色的門跳下去。

  驚魂甫定,我走進有很多房子的地區,當時是黑夜,有的房子門口有點燈,有的沒有,我拿著像是密碼的號碼牌對好門號,走了進去,投胎成今世的男眾。

  在今世,念專科時,交往的第一任女友即是前世讓我投缳自盡的小白臉,初見面,兩人即感覺非常熟稔,彷佛已認識很久。漸漸地,前世彼此的影像愈來愈清晰,最後因為父母親反對,且自己亦不願再續前緣而分手,我卻沒有存報復之心。前世青樓的老板夫婦即是今生的父母。而被我誘騙害死的男子,就是我今生的妻子。初識時,感覺很熟悉但不投緣,因為前世就不愛她,至今內心對她亦常無由來的生嫌惡心,所以,她總是懷著怨氣對待我,並對我家人非常疏離,兩人常常用冷戰相互折磨,雖然我賺了很多財富給她,但她從沒滿足過。前世有位常幫我打抱不平的男子,是我今生很要好的朋友。

  學廣論之後,我了知這一切無非是業因果所使,我檢視自己,之所以感得這種果報,全是由於貪著金錢及執取情愛,其實在這輩子,仍然常常會現起這樣的習性。這一生只要有錢賺,我會不計任何手段去獲得,正因為執取心強,雖然賺了很多錢,心裡依然不滿足且苦不堪言。與第一任的女友雖已分手並各自婚嫁,至今內心還是無法忘懷,仍深愛著她。由於是上吊死的,所以我不敢穿有領子的衣服,很怕那種喉嚨的苦重新再現。又因為當過廚娘,所以我的廚藝及女紅也不錯。曾受熱油鍋煎炸之苦,所以特別怕熱不怕冷。這輩子只要看到轉動的石磨,會心生恐懼並起雞皮疙瘩。前世的一些習性一直都沒有消失。

  回顧這段痛苦的記憶時,我從僅出現過一次的神祇及執法者的指示中獲得了一些指引──我明白做人一定要講信用,不要騙人,不要肆意去傷害別人,做違背良心的事。我也了解到,人是無法作主的,一切由業來決定,所以不要有瞋恨心,害我的人也不是故意要來害我。透過這些示現,我只希望能忏悔以往的過錯,祈請師長及諸佛菩薩的庇佑,讓我能消除罪障,除了謹記這個教訓,不要再種地獄因外,並希望讓後人能引以為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