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年冬,我帶兩個小學友去千佛寺看望賢公老和尚。當時老人家正在前面的院子裡往外挖一個很大的樹根,掏了很深一個大坑,滿身滿臉沾的都是泥土。印涵師說:「師父啊,你別再挖了,這麽大一個樹根,你挖到啥時候去了?扔到那兒等著它自己漚爛好了。」老和尚一邊挖一邊說:「干啥事你不要怕作難,我不停地挖,總能給它挖出來。挖出來能燒鍋,騰出地來又能種菜,你放這兒等著它自己漚爛得啥時候啊?」印涵師搖著頭對我說:「本來接他過來想讓他享幾天清福哩,結果來給我干活來了,一天到晚都不閒著,咋勸他都不聽,我是真拿他沒辦法啦!」印涵師說著轉身到後院去了,老和尚扭頭看著印涵師的背影,小孩子一樣嘿嘿地笑了。

  我們三人上前去給老和尚頂禮,老和尚連聲阻攔說:「不要拜!不要拜!地上葬得很。」和我同去的兩個小學友曾在千佛寺和老和尚朝夕相處過三個月,所以老和尚看到他們過來非常歡喜,停下手中的活跟我們聊了起來。老人家對我說:「你們莊上人善根深,學佛人多。」我說:「是呀。我們莊上差不多家家供佛。」老和尚問我說:「你們莊上多年前住過一個老和尚你記不記得?」我說:「我那時還很小,但是有印象,因為那法師是我奶奶護持的。後來他去白馬寺了。」老和尚說:「那時候我請他去來佛寺,他不願意去。不知道現在還活著沒有?」我告訴他:「聽說已經過世了。」老和尚問:「啥時候不在的?」我說:「早都不在了,那都是上個世紀的事了。」說得我自己忍不住笑了起來,心想那位法師若在世,也該有一百多歲了吧,您以為誰都像您老這麽長壽啊?老和尚看著我,不解地問:「你笑啥呢?」我說:「您老是不是以為那慈喜太後還活著呀?」老和尚也被我逗得大笑起來,說:「我還沒有那麽糊塗。——哎呀!我這是業障重啊,想走走不了。眼看著老同修們一個個都走了,就我成老妖精了。」聽得我們都哈哈大笑起來。

  我一邊伸手把老和尚從樹坑中攙出來一邊說:「您老歇一會兒,再給我們講個故事好吧?」老和尚在旁邊的一塊木頭上坐下來,指著另幾塊木頭招呼我們也坐。我挨著老和尚坐了,兩個小學友說不想坐。老和尚對他倆說:「不想坐這木頭上,屋裡有凳子。」我說:「您老甭管他們,他們是坐不住。」老和尚笑呵呵地說:「我給你們講個佛經裡頭的公案,可好聽啦!」(以下是根據賢公所講,大概整理:)

  有一位阿羅漢出去托缽,遇到一個漂亮的女鬼,女鬼說要供養羅漢,就把他請到了家裡。羅漢一看,這女鬼家中珠光寶氣,非常氣派。女鬼把供養羅漢的飲食擺在桌子上,請羅漢用餐。羅漢低頭時,看見桌子的四條腿上拴著四個餓得皮包骨頭的餓鬼,覺得非常好奇。女鬼說:「請尊者稍等,弟子有緊要事情先出去一下,馬上就回來。請您慈悲,千萬不要施給他們四個食物!」

  女鬼出去了,羅漢一邊吃一邊納悶,為什麽不讓施給他們四個食物呢?四個餓鬼眼巴巴地望著羅漢在那兒吃,也不敢出聲。羅漢覺得這樣太殘忍,實在忍不住了,就把食物分了一些給這四個餓鬼。不料想

  這四個餓鬼把食物吃到嘴裡,卻一個個痛苦地狂叫起來。因為一個餓鬼的食物到嘴裡就變成了自己的肉;一個餓鬼的食物到嘴裡就變成了鐵丸;一個餓鬼的食物到嘴裡就變成了大便;一個餓鬼的食物到嘴裡就變成了膿血。羅漢見到這樣的場面,非常吃驚!

  那個漂亮女鬼急急忙忙從外面跑進了屋裡,很痛苦地對羅漢說:「我出去之時就曾叮囑您千萬不可施與他們飲食,您為什麽不聽呢?難到您比我還愛他們嗎?他們是我前世的丈夫、兒子、兒媳和丫鬟啊!」羅漢不解地問:「這是什麽原因呢?」女鬼說:「我前世供養過一位阿羅漢,我告訴我的丈夫,希望他隨喜功德,誰料他聽後反而出言毀謗說:『他為什麽吃咱們的東西?怎麽不去吃自己的肉?』我很傷心,就又把這件事告訴我的兒子,不料他也出口毀謗說:『他怎麽不去吃鐵丸呢?』我更加傷心了。正趕上那天有親戚送我的食物,卻被我兒媳婦給偷吃了,我去問她,她不承認,還說:『吃你的食物還不如吃大便哪!』我回贈親戚的食物,卻被丫鬟在送去的路上偷吃了,我責怪她,她不認錯,還說:『吃你的食物還不如吃膿血哪!』我心裡對他們四人生起了大嗔恨心,於是發了一個反願,願我來世生活在可以看到他們四人受惡報的地方,所以今生我作了大力鬼王。若不是這個惡願,單憑我供養阿羅漢的福德,我今生就該生忉利天享受天福。」

  老和尚把故事講完,笑呵呵地問我:「好聽不好聽?」我聽得寒毛直豎,原以為老和尚只會勞動和念佛,不一定懂得太深的佛理,這回一下讓我徹頭徹尾地折服,心想這老人家絕對不是糊塗人啊!老和尚看我發呆,就接著說:「這個故事就是教人說話不要言鑱口滿,『能吃過天食,不說過天話』,說話口滿招人恨,犯眾人忤。也不要生壞念頭,有壞念頭吃虧的是自己。」……

  (因緣生按)南無阿彌陀佛!末學慚愧,因時隔久遠,其中細節或稍有不准確者。末學確實德薄才疏,竟不知這則公案出何典籍。本想查到出處予以參照,卻幾經努力而無果。懇乞十方仁者見諒!

  古德曰:「不須出處求真跡,卻喜忠良作話頭。」末學復述賢公所講故事或許有不周之處,然而故事所含的道理卻不會有差。淨空老法師教導我們:「存好心,說好話,行好事,做好人。」與賢公豈非佛佛道同麽?

  「言鑱口滿」大約只是我們南陽方言裡的俗語,多是老人們愛用。「言鑱」指言語尖銳刻薄;「口滿」指說話狂妄。「能吃過天食,不說過天話」是純粹的南陽俗語,也是教人不能太狂妄。誠如古賢詩曰:

  緘口金人訓,兢兢恐懼身。

  出言刀劍利,積怨鬼神嗔。

  緘默應多福,吹噓總是蠢。

  《景行錄》雲:「口腹不節,致疾之因。念慮不正,殺身之本。」四個餓鬼因惡口所招致的果報固然是太可怕了,然而供養阿羅漢的女人竟然因一時意氣而發了如此一個荒唐的反願,也未免太愚癡了吧?此意念動處,大家難道不覺得更加可怕嗎?所以我們必須及時地反省自己,「不怕念起,只怕覺遲」。惡念動時,馬上發覺,下一個念頭就是阿彌陀佛,「都攝六根」,使「淨念相繼」,待薰修日久,惡念自然無處藏身了。能「調心御行」,才是真正的大丈夫。覺明妙行菩薩偈雲:

  少說一句話,多念一句佛,

  打得念頭死,許汝法身活。

  賢公曾給我們講過他小時候「種冬瓜」的故事。因為種的冬瓜被他堂弟給偷走了,他就連著三天不斷地小聲念刀:「誰偷了我的冬瓜就讓他長瘡害病。」結果他堂弟真的就臥床不起了,嬸娘知道後,就對他說:「你不要再念了!你弟弟就摘你一個冬瓜你就咒他渾身長瘡,你這孩兒心怎麽這樣狠呢?」賢公非常吃驚,心想人的念頭真有這麽大的力量嗎?於是馬上改口念刀:「快讓他好了吧!快讓他好了吧!」堂弟的病真的很快就好了。賢公說,從那以後他再也不敢怨恨人了。

  宋代大賢邵子康節先生有一首詩,末學十分喜歡,所以時常誦起。其聖人胸襟,感人淚下;浩然正氣,憾人心魂!在此道出,與諸君共勉。願我同仁能將其深銘五內,力到處常行方便,力欠處常存好心。詩曰:

  每日清晨一主香,謝天謝地謝君王。

  但求處處田禾熟,惟願人人壽命長。

  國有賢臣安社稷,家無逆子惱爺娘。

  四方寧靜干戈息,我若貧時也不妨。

  ---------------摘自新版《來佛三聖永思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