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四年初,江居士打來電話,說她過去一位同事小李的丈夫,得了一種叫“天疱瘡”的病,渾身起泡,流水流膿,痛癢難忍,中西醫治療均不見效,本來英俊潇灑的人只有在家等死的份了。她很同情小李,想帶她們求妙法老和尚看一看,可小李說她丈夫的這種病身上爛乎乎的,沒法到別人家去,只好打消這個念頭。誰知第二天小李又打來電話說,她丈夫身上的疱瘡一夜之間竟然收了口,結了痂,這是得病以來從沒有過的事,也許是天意,該著他好了吧。江居士問我妙法老和尚走了沒有,她可不可以帶她們來。

  第三天晚上她們來了,乍一看小李丈夫一米八幾的個頭,身材勻稱,相貌也可以,如果不是一臉的病態,可以說是一表人才。兩口子一進門就向妙師行了禮,懇求師父慈悲。剛一坐下小李就忙著問他丈夫在一夜之間瘡就結了痂,現在身上一點也不癢,跟好了病似的,是怎麼回事?

  師父問小李:“你是否到寺院裡求過觀世音菩薩?”

  “有,那是半年前的事,我見他的病哪裡也治不好,就跑到寺院求觀世音菩薩去了。還許了願:要是觀世音菩薩叫他的病好了,我們全家就信佛,天天給佛菩薩磕頭。”

  “你先生得病不是觀世音叫他得的,是他自己做錯事得的報應,只有自己忏悔永不再犯,病才能好。他能夠來這裡確實是你拜觀音菩薩的感應,說明你們善根深厚與佛有緣。再說諸佛菩薩並不貪愛你們磕頭,今後真的好了病,改邪歸正才是諸佛菩薩的希望。”

  師父話峰一轉,問小李的丈夫:“你認為我講的對嗎?”

  “對,對。師父講的太對了。”

  師父說:“在不明白佛法之前,每個人都會做錯事,甚至做惡事,你如果能對自己以前做過的惡事忏悔的話,也許你的病就會好了。”

  “我這個人最講義氣,坑人害人的事從沒干過,要說打個架罵個人這樣的事以前干過。”

  師父說有話要和他單獨談談。江居士帶小李到房間去看電視了。師父又問他一遍,可他仍若無其事的說自己從沒干過壞事,並讓師父隨便說。

  妙法老和尚感歎地說:“執迷不悟啊,看在你妻子為你求佛的份上我問你一件事——你二十歲左右時認識一個身高比你低半頭,瓜子臉,皮膚白淨,留兩條長辮子的姑娘嗎?她曾穿過一件蘭地白花的上衣,是你給她買的,有沒有這回事?”妙師雖然問的慢聲細語,但不無威嚴。

  再看這位“病號”臉色發白,兩眼恐懼地盯著妙師說:“她是跟我一塊插隊落戶的學生,您怎麼認識她呀?”

  “你跟她什麼關系?”

  “談過一段戀愛。”

  “不對,你采用欺騙手段,強暴了她,最後又拋棄了她對嗎?”師父口氣嚴厲地問。

  “病號”被震住了,跪倒在師父面前,緊張而小聲的說:“求師父不要讓我媳婦知道,我確實愛過那個女孩,後來……”

  “後來還有好幾個女孩被你糟蹋了,到現在得病之前你還在勾搭他人之妻對不對?”妙法老和尚神情嚴峻。

  此時,這位“病號”兩腿發軟趴在地上不斷的磕頭,嘴裡念叨著:“我有罪,我有罪,我再也不敢了。”

  我也被震驚了,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啊!盡管他行此大惡沒有受到國法的制裁,可眼前的他,就好象聽到了死刑判決書一樣心驚肉跳,好象魂都沒了。師父俨然像個法官,命令似的說:“先站起來,坐回去。你不光淫人妻女,還欺瞞父母、背叛妻子,不忠不孝,可以說是殺盜淫妄無所不為,再不改邪歸正,不久你就會全身潰爛而死,死後必墮地獄無疑。”

  “病號”又一次跪下來向妙法老和尚磕頭,雙目含淚地保證說,今後再也不敢干壞事了,並希望拜老和尚為師,洗心革面,作個佛教徒,哀求法師收下他。師父輕輕颔首,命他站起來。又讓我把江居士和小李叫過來,開示五戒十善、忏悔消業的道理。他們夫妻二人畢恭畢敬地聆聽妙師說法,直到日薄西山才法喜充滿地離去。

  後來聽說小李丈夫的病從見過師父後一天天好轉,不久就痊愈了。他憑借過硬的裁剪手藝,在一家服裝廠當上了技術指導。目前,他們夫妻仍天天念經、念佛,一天不少於兩個小時,是一個美滿的佛化家庭。

  歡迎師兄們關注僧伽吒經,虛空藏菩薩共修微信公共號,戒除邪淫重塑人生,祝師兄們早日戒除惡習,加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