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有位孫邵先生,與寫【了凡四訓】的袁了凡先生感情很好。袁先生曾經將【感應篇】、【功過格】等勸善的書相贈。孫邵先生因而日日以善行自勉,可以說做到兢兢業業,不敢違背准繩的地步。

  當他年紀四十多歲之時,當年辛辛苦苦參加拔貢考試而得到的縣令職位,竟然因為不小心忤逆長官的意思,而落職回家,家境不再富裕。

  有一天,自覺一生謹慎言行,從未作奸犯科,造作罪惡,居然還會落到如此平凡的地步,天理還有什麼值得倚仗的地方呢?因此在憤恨不滿的心境下,寫了一首詩粘在城隍廟的柱子上,抒發心中的抑郁。

  詩曰:

  寡過多年不記功,老天何苦令予窮?

  有談報應津津者,此後聽如過耳風。

  過了幾天,竟生病了。在病中昏愦時,夢見二位士卒來引他去見冥官,冥官對他說:

  “你前生並未種福田,此生理本貧困。目前你所得到的福份,已是上天的厚賜,祖德的轉移。何能埋怨呢?”

  接著命旁邊的官吏取來簿冊給孫紹看。孫紹看了之後,發現生平所做的善惡諸事,纖毫未漏地記載其中。方知目前所享有的福份,都是本來沒有而轉增的。所有的順適之境,都是原本危殆轉賜平安的。

  至此,方才相信報應一點也不差謬。冥官又告谕他說:

  “砥砺自己的行為要做到善行周廣的境地;做人要想到比自己命運更苦的人還很多。以後你要更加力行善德,不要懈怠,皈依佛門,聽經聞法。千萬不可以隨便妄加猜測,認為神明不公,佛天不慈。否則必會招來天譴。”

  說完用手一揮,孫邵先生就醒過來了。從此加倍修持自省,子孫果然富貴不絕,自己也活到八十多歲,親見二個兒子當了大官。

  一般學佛之人若是對因果之理誠信不移,則心中自可一片皓白、清明,對力行善德之事自然不會產生懷疑,而且會盡一切力去布施;清淨一切心去忍辱、包容;去愛護、寬恕怨仇之眾。不會在受到厄運之時,心生懷疑,自萌退心。

  如此經過一段長時間的積累善行,忍辱受屈之後,當然可以如同弓箭拉滿了,就射出穿楊之箭一般,感得發福消災之應。因此有的人在學佛行德之後心地開闊了,怨心消融了。有的人人際關系和悅起來了,六親眷屬轉過來護持、贊歎他了。原本不順的事業;貧蹇的財運通順、富裕起來了。以前動辄得咎,荊天棘地的法緣也興盛起來。甚至原本多病的身體,竟在不知不覺間變的健康,強壯起來了。

  這都是堅持金剛之智以長期行善、弘法的必然感應。如同走過冬寒的酷苦之後,自然重現春暖的生機。此等同修,內心對佛法,對恩師,對道場,無不生起說不出的感恩與喜悅,誓願生生世世不離恩師;不離佛法;不離道常。

  反之,少部份的行者,由於宿福不厚,對因果之理未能深信,因此,一論行善總是悭吝不捨,無法盡力。每每扣除一切生活的開銷後,才略微施布一些。深恐一布施出去,就吃虧貧窮,生活無寄了。所以雖然來往道場數十年,總計所施的功德,所行的善行,皆是食用之余,實在區區可數。不只無法招福,連個人的宿業也無法消除。

  因此修行數年,了無感應,轉而怨恨神仙、佛菩薩不慈悲,懷疑天理並非昭彰,念念怨天罟地,再造無邊的口業。一屆大業來臨,自然又是天瘠地貧,一身無托。可知:千劫的輪回與無邊的貧困肇生於一念的懷疑。

  其實,天地無私,唯德是親,一點德善,自招一點福應。再者,萬物尚且需要經過秋金之肅殺,冬水之寒藏,方能再萌春夏蓬勃的生機。修行若無捨盡一切以布施的大德,何能感招脫胎換骨的福份?萬物尚且要經寒往暑來的更迭,方才轉現生生不息的生命,人之行善也要歡心承受宿業的報應後,才有福樂的感生;何能期求速成的善感呢?

  祈我大德深體此義,耐心行善,盡心布施,清心等待,寬心受苦受辱。持之以恆,上天與佛菩薩必不會辜負此一片冰心善意的。而且,只要能夠全德全功,淨捨無余,無不可以因為當下的清淨而趨入聖域。何用千萬劫來在經典、蒲團間悠悠忽忽,晃晃蕩蕩,無法解脫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