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傾蓮池

 

國父原是自在天降

 

民國初年的時候,北京雍和宮黃教大喇嘛白普仁尊者,素以道行高妙聞名,經常顯其神異。

 

一九二四年(民國十三年)北洋軍閥段祺瑞邀請孫中山先生到北京和談,有人到雍和宮就此事問白尊者道:“孫先生此次到北京與段祺瑞和談,中國南北能否因此而統一?”

 

白尊者答道:“孫先生此行,南北不可能因此而統一。”

 

這人又問道:“為什麼?”

 

白尊者笑道:“孫先生是自在天王降世,專為收滿清之江山而來,他現在任務已完成,很快將回自在天歸天王位了。”

 

不久孫中山先生果然在北京生病,住北京協和醫院治療。這時,又有人去問白尊者:“孫先生的病什麼時候能痊癒?”

 

尊者答道:“孫先生之病不可能痊癒了,他應當於某日回天歸位了,由於他是天王下凡,可多延五日壽命,無可更改也。”

 

到了孫中山先生逝世的當日,白尊者即入室修法,閉門謝客。並對侍者說:“如果今天有人來問孫先生病情者,一律告知為死,不必再來呼擾我。”果然有幾批人前來問孫先生病者,侍者一律按尊者吩咐所答。

 

白普仁喇嘛是成就者,常能入定觀察,故他所說的話,可信度很高。

 

南懷瑾曾經在《禪學講座》中說道:“過去我在西藏,有一位大德告訴我,孫中山先生是色界中大自在天的天主下凡,來救我們中國的。”

 

大自在天,梵文Mahesvara的意譯,音譯為摩醯首羅。據說大自在天主住在色界之頂,為三千大千世界之主,在三千界中得大自在,故有此稱。

 

《遊普陀志奇》孫中山親筆所撰,此文收錄在孫中山的《孫中山全集》卷六中,其文如下:

 

“則見寺前恍矗立一偉麗之牌樓,仙葩組綿,寶幡舞風,而奇僧數十,窺厥狀似乎來迎客者。殊訝其儀觀之盛,備舉之捷!轉行轉近益了然,見其中有一大圓輪,盤旋極速。莫識其成以何質,運以何力!方感想間,忽杳然無跡,則已過去處矣。”

 

白話文:突然就看見寺廟前方恍惚矗立一座高大偉麗的牌樓,仙花連綿盛開,寶幡隨風飄舞,有數十名相貌奇偉的僧人,列隊彷彿在迎接來客一般。其儀式之盛大,準備之充分快捷,難以盡述。

 

他們越行越近,此景越是清晰,隊列中還有一個大圓輪,盤旋極其迅速,不知是用什麼材料做成,又以什麼能量在運轉!我正在感想間,突然一切消失無痕,又恢復成寺前舊景。

 

孫中山先生遊覽普陀山,見相貌奇偉之僧人列隊迎接,仙花盛開,寶幢隨風飄舞,這當是普陀山上的仙境,乃微細之境界,非肉眼能見。然孫先生因為特殊來歷,故感得此勝景。

 

且能在聖地獲得諸成就僧人的迎接,他的來歷必然不簡單。

 

“既入慧濟寺,亟詢之同遊者,均無所睹,遂詫以為奇不已。餘腦藏中,素無神異思想,竟不知是何靈境,然當環眺乎佛頂台時,俯仰間大有宇宙在乎手之概,而空碧濤白,煙螺數點,覺生平所經,無似此清勝者。耳聰潮音,心涵海印,身境澄然如影,亦既形化而意消。烏乎!此神明之所以內通。”

 

隨後回到慧濟寺,我詢問同遊者,沒有一個人見此景象,於是覺得驚奇不已。

 

我腦海中,向來沒有神異思想,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靈境,但我當時在佛頂台環望時,俯仰之間,大有宇宙在我手之感慨,當時晴朗碧藍,水波生白,風煙中數點螺島,我平生所遊歷過的地方,沒有像這般清麗超勝的。

 

當時耳聰心靈,潮音入耳,大海般的恢宏之感入心,身體和周遭都像影子一般輕忽澄明,形體意識之感都消失了。哎呀,這就是所說的神明內在感通的現象吧。

 

大自在天,是三千世界之主,其福德和威力遠超諸神。

 

在《大乘百福莊嚴經》中,世尊將諸天和羅漢、菩薩、如來的福報進行了對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