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耳獨角精怪

 

民國九十年三月間(約為2001年),華梵學院碩士陳士濱先生,在土城一學院教書,有一二十歲的長女學生,因為先是在台北參觀兵馬俑,而後又到陽明山一家精舍拜拜,回家後發瘋。

 

其父母親帶該女生到處求助,於民間寺廟無人肯治,陳先生幫忙求助於南部一間大佛寺,為其設蓮位超度並燒供銀,結果無效。

 

陳先生有一位修西藏密法的女友,從小即為道教辦事,有看見鬼神能力。看到該女生身上有一隻綠色大耳朵精怪,及其詢問藏傳喇嘛師父,師父說該色大耳朵精怪背後還有一群精怪,要辦一個四十八小時不間斷的法會,才能治好。

 

此時陳先生來電話,要求筆者幫忙為該瘋女生念咒,其時發病已經一個月。第二天中午陳先生與其修藏傳女友,帶著該瘋女生及其父母來到筆者家。

 

筆者以佛珠加持其頭上,與陳先生共為其念誦楞嚴咒。

 

念到第五遍時,該修藏傳女友說女生頂上已經形成一白光蓋。念到第六遍時該綠色大耳朵精怪變小,念完六遍就不見了,而該發瘋女生也睡著了。

 

我們繼續念完七遍後休息,那女生醒來叫媽媽,經過詳細觀察並未完全恢復。我們決定再念七遍,念第一遍時,修藏傳女友說又來一個獨角長白衣女精怪,道行更高。她見到後,不自覺起雞皮疙瘩。

 

再念到第五遍時,修藏傳女友說白光蓋又成型了,再好好念,但是同時發瘋女生開始作難,先是用手梳長,把手與念珠撥開,再說要上廁所。因此念咒中斷,等到念完七遍後,結果無效。

 

筆者囑咐陳先生不要灰心,回去後只要如法繼續為其念誦咒語,那精怪感到痛苦不舒服,忍耐不住就會離開。

 

他們回去後,陳先生每天晚上到該發瘋女生家,在其服藥睡覺時,每晚為其誦楞嚴咒二十一遍,到第四天早上,該女生醒來後變好了。

 

陳先生來電話,很高興地說該女生已經恢復正常了。

 

播放楞嚴咒遣除非人翟蓋

 

九十六年春天,一位住在基隆婦女來電話說,她學靜坐有一段時間,本來感覺很好,但是近來發覺有些鬼神擾問題。聽說筆者有梵文楞嚴咒,能治鬼神障礙,因此打電話求助於筆者。

 

筆者告訴她,住在她家附近一位蘇姓女學生的電話,請她直接就近找該女生,請教解決鬼神障礙問題。女學生給她楞嚴咒本與錄音帶,該婦人就在靜坐時,一直播放楞嚴咒錄音,如此靜坐一個月後總算變好了。

 

民國九十七天夏天,一位婦女學生,突然說要向筆者致謝,說她有一個小孩在讀國中,原本很乖巧聽話。有一次與其他同學出遊回來後,變得很叛逆,不再聽話,讓她苦惱了好多天。

 

數天前,靈機一動,在孩兒睡覺時,拿錄音機到他房間,重複不斷地播放楞嚴咒給他聽,直到天亮,連續三天。

 

到第四天早上,孩子醒來後,完全變回乖巧聽話。她很高興,所以要來感謝老師。這是一種新的嘗試,有功效,但不值得鼓勵,對於諸佛菩薩、護法神有些不恭敬。

 

楞嚴咒處理非人附體問題

 

有一佛弟子,男28歲,學禪定四年,被女鬼附身而發瘋,行動意識完全變成另一人,被送入台北精神療養院。

 

筆者經其父母同意,將其帶至佛寺,一方面請法師為女鬼設蓮位辦超渡,一方面在其旁為其念古梵文楞嚴咒連續九遍。念完咒之後,女鬼退出,該青年立即恢復神識如前,對於發瘋數天過程完全不知。

 

至今約六年,該青年仍如正常人一樣。

 

筆者大學同學的父親,被人施符咒約一個月,精神萎靡,全身不適,看醫生吃藥無效。筆者囑咐同學在其父親睡覺時,以手摩其頭頂,為父連續念誦楞嚴咒七遍不要間斷。第二天早上,其父親醒來,一如往昔,邊吹口哨邊洗澡後,去公園運動。

 

有一年紀約五十歲婦人,半年來每夜不自主哭泣,聲音極其悲勵,時想自殺,看遍本地醫師都不能解決,求助於我。

 

筆者以手按其背,為其連續念咒七遍,更以念珠加持其頭頂,繼續念咒到第九遍後,婦人突然大嚎哭出,吐出如臭水溝般的穢氣。

 

繼續念完十四遍,婦人立即恢復精神,第二天便與先生去爬山,而後二年多來,並未再生此病。

 

以上的4個精彩案例,分別出自簡豐祺居士的《怎樣持楞嚴咒最有效》和《古梵文佛教咒語大全續篇》。故事中的筆者、我均指法師本人。

 

簡豐祺居士出家後,法名為法豐法師。

 

法豐法師

 

昨天一位澳大利亞的師兄的姐姐去台灣參法豐訪法師,這位姐姐在馬來西亞禪修院,由南傳長老指導,專修禪定,已能進入初禪,法豐法師剛幫她驗證完畢。

 

法豐法師當初經由禪定達到天界受摩利支天灌頂後,回來不久受魔難大精怪侵擾,持楞嚴咒梵音十萬遍以上,後常能以咒力為人治病降魔。師父一直走禪定解脫路線,也推崇持咒證持明悉地繼續修,他說修禪定前先持咒護身,且讀音的準確也非常重要。

 

當初法師未出家前,於三十八歲時打坐已能進入二禪,出現了八觸十六動、十善法,內淨、喜、樂、定心等四境界。

 

在三十九歲二月時,經禪定到達日天,即我們說的太陽神所在之天宮。五月,達到摩利支天宮殿,受菩薩灌頂。

 

但是同年六月,經朋友帶領,到一民間宮廟參訪,回家後即遭遇大精怪。經澳大利亞師兄和法師最近的交流,法師說得到摩利支天菩薩的金光灌頂後,全身發光,猶如道家說的得到大神藥,同時引來大精怪。

 

大精怪諸鬼神,法師說如天魔之級別。壓制了一切氣脈運轉,進入鬼神障時期。從此之後,各種鬼神陸續侵入,互相戰鬥,經常做惡夢。他自己到處請教如何處理鬼神障,但都得不到真正解決的方法。

 

後受傳聞法師的啟發,以咒語手印處理鬼神障,於是發心研究佛教咒語。後經斯里蘭卡梵文專家Davuldena Nanisana老法師,經由老法師修正楞嚴咒梵本與讀音指導,重新修證版本。

 

法師那時持續受持楞嚴咒,積累到一定數量時,不但解決了自身的大精怪附體之問題,還能以咒力隨緣為人調伏魔障。

 

民國八十三年,有一男孩在佛七中發瘋,他將男孩帶到傳聞法師處,給附體立蓮位超度,然後自己持梵文楞嚴咒九遍,男孩恢復意識。

 

又有一人,常年以子平八字替人算命排疑解難,陷入鬼神障難中(此應為反噬,替人解災,對方的冤親債主來尋仇),法師教其楞嚴咒,此人念誦後解決障礙。

 

四十七歲時,法師研究中草藥,研發辟邪香,以末草、山芙蓉、木香、檀香、西藏艾草,曬乾磨成細末混合而成,點燃煙薰,可以退邪氣,清淨房間。

 

法豐師父三十八歲時證入二禪,遭遇非人障礙之後,直到四十九歲時,他才重新進入二禪。也就是非人鬼神的障礙,他的禪定退轉停滯了十年之久!

 

五十七歲時,簡豐祺居士在台灣孔雀山開成寺出家,法號法豐法師,十月受三壇大戒。

 

從法師的經歷中,我深深感到在這個末法時代,持咒護身的重要性。開頭的第一個故事中,一二十歲女生參觀兵馬俑回來不久即發瘋,現實中類似的例子並不少見。

 

在密教的經典中,佛菩薩有開示到,不要去一些不清淨的地方,如屠宰場、兇殺地等,因為鬼神障難壞三昧,難得成就。如簡豐祺居士即是,進入二禪,鬼神障難,十年之後才重新恢復這境界。

 

故在密宗,修法之前的防護,觀修護輪,為重中之重。一般來說,修行之人會遭遇四魔(蘊魔、煩惱魔、死魔、天魔)的障難,尤其是魔障、魑魅的嚴重損害和羅睺、仙人的兇猛危害等。以及自身的冤親債主的侵擾。

 

為何會出現這種狀況呢?世尊成佛前,億萬魔軍來勢洶洶,因為如果悉達多太子成佛之後,教化三界,魔軍勢力大衰。同樣的,金剛手菩薩在一些經典密續中亦提及,修行者成就之後,威德廣大,力能製服鬼神,鬼神自然不願意如此,自然會前來障礙。

 

不是修某一尊才會出現魔難,而是修行本身就帶有魔難的可能性,修任何本尊要成就都有可能會出現魔障。故古德有開示,臨欲成前,有障難則修息法或者降伏法。

 

而障礙、魔難本身,亦可視為一種考驗,對心性的考驗,甚至是佛菩薩的逆向加持。

 

對於發心出離者,有些冤親會障礙,因為你成就了,他們何處討債去。在淨土宗,就有人冤親障礙往生,關帝和韋陀菩薩相助而順利往生的。

 

忿怒本尊、護法的重要性在此可見一斑,即護持、保護、守護你,在你成佛之路上,為你遣除各種內外的障礙,增益順緣,究竟證菩提。

 

故像藏傳薩迦,在修行之初會先修四臂伏魔金剛手菩薩。修持金剛手菩薩,不僅不會出現上述魔眾的危害,魔眾也會被修習者制服,且能成辦一切所欲之事業。

 

故多數的上師於一切近修的開始,都以金剛手菩薩、不動明王作為閉關的誦修。在寧瑪派,我見很多上師先要求弟子念誦蓮師心咒120萬遍,有的甚至千萬遍,即是有這層原因,受忿怒本尊,蓮師之加持,遣除魔難,修行順利。

 

這一重緣起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修行的過程中,有毗那夜迦種族、冤親非人等的障礙。

 

尤其是毗那夜迦,根據經典之教言,它們會進入人的身體,令人生起淫欲心、貪睡、生病、退轉、貪染世間諸法、散亂等,總之就是令你對佛法退失信心,不得效驗,不得成就。

 

故昨天澳大利亞跟我分享了法豐法師之開示,師父說修禪定之前,要持咒護身除障礙,否則擾障礙太大,進入禪定了也會迷路。

 

法豐師父還讓師兄學好悉曇梵音,這是禪修的資糧,否則進不去。因為身心障礙太多了。

 

師父說,我們的身體,不只是我們一個人在用,所以打坐你不讓大腦想它偏要想。同時又說,地球上的非人數都數不清,末法行者不持楞嚴咒想進入更高禪定很難,除非大善根者,但末法很少。

 

師父又開示,持梵音楞嚴咒之後打坐完全不一樣,因為身心的非人夠遠離了,可以迅速與法相應。

 

我們累世輪迴沾染的眾生,你一修它們就來擾。

 

法豐法師說現在人們效果不大,發音是一個關鍵問題。因此他非常重視梵音。

 

澳大利亞師兄分享:我現在用的是善祥師父大悲咒梵音版本,還有一些視頻教學,大悲咒加上手印很殊盛。我每天打手印誦大悲咒一個小時,確實厲害,我另外師姐結手印乳協病都好了。說每天排泄奇臭,後面身體業障排完就好了。

 

法豐師父又說,持咒相應了每個人情況不一樣,有的半年一年。這些無形眾生遠離了,人精神事業和禪修都會上來。

 

我們現在一打坐就昏沉,大腦念頭不斷,有的有非人擾,做出決定有時候也不准確。

 

有一個師姐長的不錯,一直淫欲很重。她以前念普通話版楞嚴咒,但持誦法豐師父梵音楞嚴咒之後,她說念了一遍滿屋子檀香味。她說都沒有燒香,特別驚訝。

 

師父開示,以前有人在寺院裡誦他轉譯的大隨求陀羅尼,藥叉大將親自臨壇加持。同時他也說,《古梵文佛教咒語大全》和續篇這兩本書裡,有很多法寶都特別有感應。楞嚴咒是調伏非人的,你念非人就會遠。

 

師兄問師父別的師父說得誦49 遍或108遍,法豐師父說發音正確梵音七遍就可以,再大的精怪也受不了咒力。現在佛教的一個現象就是出家在家人說普通話和梵音誦都一樣,梵音發音正確和佛菩薩相接很快,因為咒語是大梵天傳下來的,這是人和佛菩薩天神最基本溝通語言。

 

師兄問師父為何現在有些師父還說持咒要清淨心就可以了,不用在意發音。師父說這個情況一時改變不過來,有兩個原因一是修行沒上去遇不到大精怪(遇到大的精怪才知道自己有沒有功力咒力足以應付)。二是在寺院裡有藥叉大將護持一般非人進不來。

 

傾蓮池:法師那時遇到的大精怪,據是天魔級別。一般人的修行自然也引不來天魔,也就是不值得非人擾,多是些世間一般的鬼神非人。

 

如宗喀巴大師教授《密宗道次第廣論》時,天魔魔宮震動,魔王害怕,大量的魔眾前來留難,在場的幾位大善知識當場圓寂。

 

面對天魔的攻擊,大師和徒眾停止說法,而是閉關修法破魔,修了一段時間,魔事乃息。

 

後來,幾位魔王再次給宗喀巴大師製造壽障,大師患重病。

 

於是與徒眾閉關脩大威德金剛等法,算起來一共修了將近兩年,驗相出現,閻羅法王和瑪哈嘎啦親自斬殺幾個魔王,大師痊癒,壽障解除。

 

對治非人鬼神、乃至邪術,遠遠不是一些沒有實際經驗的人所說的,念誦某個咒,或者哪個聖號就可以。

 

沒有這麼簡單,一方面要看自身的功力、修為,另一方面,要看對方的力量。如果僅僅是念什麼這麼簡單,就不會有這麼多被附體的學佛者,雖持諸經咒,問題依然無解。

 

如果是天魔級別的,就更是棘手了。一般人被厲鬼附體都不能解決,更不用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