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壽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

 

為了方便講述故事,以第一人稱“我”,來講述,這裡的“我”,指的是講述人。

 

我在上小學的時候,分為男生班和女生班,我們班上當時有位同學,因為小兒麻痺症而兩腳萎縮,無法行走,平時只能用兩隻手在地上一手又一手地向前匍匐爬行。

 

我們因為同情她,所以我們女生班的同學,平時都會想盡辦法來照顧她、幫助她。

 

我們班前面是幾個男生班,其中有位男生家境非常富裕,父母有錢有勢,他有自己的書房,還有專門的家教,所以他的成績也非常好,很讓人羨慕。

 

但這個男生的有一個行為卻讓我們覺得很殘忍:他每天上洗手間,都會路過我們女生班,每次他碰上這位在地上爬行的女同學,都會十分不屑,說風涼話,嘲笑這位女同學,甚至用他的高級皮鞋去踩她萎縮的雙腳。

 

每每這個時候,女同學都疼痛難忍,卻掙扎不開。而我們所有師生對此有憤怒卻無可奈何,因為他的爸爸已經買通了整個學校的老師,所以,都是敢怒不敢言。

 

女同學因為不堪其辱,最後吃老鼠藥自殺了。

 

這位男同學畢竟家境殷實,最後讀書都很順利,還出國深造,獲得了博士學位,繼承了家裡龐大的事業,成了當地名流。他後來還當了我們母校的同學會會長。

 

有一年,他出了車禍,被一輛醉駕的車子迎面撞上,車頭全毀,他的兩腳也被卡在了駕駛座上,下肢血肉模糊。當交警把他從駕駛座上救下來時,他已經昏迷不醒。

 

在醫院搶救很久後,才醒了過來,但大腿以下的兩腳全部截肢了,腦袋也因為受了重傷而縫縫補補,搶救過來之後,也成了半個植物人了。

 

因為他是我們母校的同學會總會長,我們很多同學都去醫院看望他,大家都為他感到惋惜:他從小都帶著光環,燦爛的一生因為這次的車禍而劃上了句號。

 

只有我們班的同學們看到他,我們不僅淚流滿面,這淚不是為他流,而是為我們那個當年被他欺侮自殺的同學而流。

 

整整三十年了,直到這一刻,我們才看到了真正的答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