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ntxrq 

    我從一出生就居住在市中心,在我21歲的時候,家周圍的住房拆遷,所搭的腳手架緊靠著我家的西邊,是為了建造當時最大的商場。有一天,突然聽見母親在院子裡大罵“~@#¥%…&+*(都是髒話)”,我趕緊從屋裡出來,只見她一只手指著抬頭即可見到的建築工地。“我住的好好的,你們沒事做,在上面施工還要罵人。”她很生氣的樣子。我抬頭一看,上面哪裡有人?再說了,上面若真是有人,也應該回嘴一下吧。但是,我相信我的母親,一定是有人不文明施工,在罵髒話。從那天開始,隔二三天,母親就會突然從屋裡出來,像原先的樣子,朝著腳手架的方向指責。一開始,家人還在犯嘀咕,沒有見著人啊,誰在上面罵人呢。後來,見母親非常確信,我們也就跟著相信了,有次還跑到建築工地的辦公室和領導理論。他們領導說了,你們看見了是誰在罵人,我們一定處理他。我們要和你們處理好鄰裡關系。這麼多次了,我的的確確是一次也沒有見著人,一次也沒有聽見有人在罵人。但是,我相信著母親的相信。父親說,快些把我們的住房也拆了吧,讓我們早些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第一次搬家。幾年後,我剛剛結婚。原先住的地方終於拆遷。父親在單位有一大一小兩間屋子,他們搬到了那裡。父親慶幸離開了那個令人煩惱的地方,以為這樣就可以擺脫。但,這才僅僅是開始。 

    一日,父親神秘地讓我回家,說有事要說。一開口,便把我嚇住了。他說你母親又聽到有人在罵她。我說在什麼地方,他手一指,說在前面。他歎了口氣,我搬到哪兒,怎麼哪兒都有建築工地。後來,父親愈發緊張,因為母親說父親單位的同事在背後說她壞話,夜裡吵著不讓她睡,有次她急了,恨不得找那同事理論,被父親攔下了。父親說,這可怎麼得了。你說工地上的人罵你,我同事都好好的,沒有罵你呀。我的同事有高血壓,萬一你去找她,她血壓升高,這可怎麼辦?所以,母親在家的時候,父親都高度緊張,一刻不離母親。有時候,我去看母親,本該是高興的事情,母親虎著臉坐在旁邊,側著頭好象在聽著什麼,會突然站起來嘴裡罵一句。她這個動作,會讓我的心痛得顫抖。父親說,母親好的時候,和你有說有笑的。有時候突然坐在那裡定神,就知道她哪裡不對了,又在胡思亂想了。 

    第二次搬家。是在新房取到後,哥哥讓父親和母親和他們一家同住。他們著實高興了一回。說是住了好久的平房,現在住上了樓房,改善條件了,也是享福的時候了。於是就從單位的平房搬到了樓房裡。但是好景不長,一次父親打電話讓我回家一趟。說是媽的老毛病又犯了。總是在夜裡聽到有人在罵她。母親整夜不能安睡,就靠安眠藥維持。她白天的時候就坐在那裡發呆,想不通誰在罵她。有時候,會突然說是哪個鄰居,說是這個人,讓我們注意。這樣的情況隔幾天就會發生。每天大家都在心驚膽顫中度日。我們說,你不要怕,人家要是找上門來罵你,我們一定會保護你。看得出,母親很惶恐。父親說,我每夜睡得好好,根本就聽不見有什麼人在說話。母親還會生氣:"我說有人在罵,你們就是不相信,你們隨我去好了。"

    第三次搬家。哥哥家的小孩漸漸長大,父母親想過一過自己的晚年生活。於是又買了一套房。父親說,我們換了地方住,這下是不是該好些了。沒過多久,又聽見母親在說同樣的事情。父親每次講到這些,都說怎麼辦怎麼辦?這麼多年了,我們大家都沒有聽見,只有她一個人聽見,而且還很清晰。我老了,需要一個安定的環境,這三兩天就有這樣的想法,你說我怎麼辦? 

    有一次,母親非常確信有人罵她,竟然在家裡撥打了報警電話。待到對方打電話核實情況時,父親接的。他連連招呼,說是家裡有個病人,出現這樣的幻聽,實在對不起對不起。父親說,他有高血壓,再這樣折騰下去,指不定哪天就沒了。我的心呀,象有把刀在一點點地劃開。正巧看了份報紙,是當地一家心理咨詢中心,替患者治愈過這樣的病例。於是,某日帶了母親前往,從20年前開始說起,醫生非常有耐心地聽父親講了全部。替她作了測試。說是初期的精神病。父親一聽精神病,整個人都被擊垮,在他的概念裡,這三個字非常可怕,他立刻聯想到電視裡那些進醫院治療的病人怎樣怎樣。他說你的母親千萬不可以這樣。我說不會的,醫生說藥物加上心理治療,可以治愈的。 

    說實話,我心裡也有些害怕。母親進行了幾次心理治療,每天服用一些藥物。父親有次高興地說,母親非常配合醫生服用藥物,還說自己不是那個病,說自己怎麼會是那種病呢。在服藥期間,也有反復。有次我心情不好,母親打電話過來說你晚上小心些,有人要過來打你。當時我沖著電話裡的母親發火了,大聲說根本沒有這些事情,那麼多年了,你一直想著干嘛。母親當時什麼也沒有說。電話掛後,父親打過來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母親說話,她是個病人。我要是有什麼事先走一步,你這樣待她,叫我怎麼放心?當時我就流淚了,後悔極了,恨透了自己,恨不得抽自己幾下耳光。你根本無法想象那是怎樣的一種生活:早晨睡得好好的,突然電話鈴會響起,母親低低的聲音,說昨夜怎麼樣?有沒有人拿著棍子打人?或者是我下班一到家,母親就過來了,說今晚你要注意,不可以外出。我都聽到他們說的話了。我一邊安慰她,自己的淚水,只能往肚子裡咽,誰也不能說,誰也不理解。那邊剛送走母親,父親電話又來了,他說母親是不是到你這裡來了,我不放心,她今天神色不對。我問自己,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努力調整心態,後來,母親若是打電話過來,我會微笑著說,沒事的,我們不都是好好的麼,不會有人罵你的。我們又不做壞事。你放心。 

    在我最苦的時候,遇到了湖心亭看雪客這個博客。許多的事情都恍然大悟。原來我過得相當糊塗。也是在我最苦的時候,我每日誦《心經》,感天動地觀到了前世,獲得了加持,所有與鬼神的怨恨都慢慢化解,生活回到正軌(這是後話)。家中供奉的是觀世音菩薩,很慚愧地說,累的時候,我就不想去誦經,有次我三天沒有誦經,早晨站在菩薩面前時,是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拉到菩薩面前的,就象有根繩子在拉著你往前走,非常清晰。當時我就哭了,我願意生生世世是佛陀的孩子,不再離開。母親是個農村婦女,只念過小學,不太識字,嫁到城裡來時,別人看不起,母親氣不過,會和別人爭吵。小的時候,母親經常買些青蛙回家,殺青蛙時,拿剪刀把它的頭一剪,迅速剝皮,我想青蛙在夜裡會鳴叫的,那些神靈常常會擾得母親不得安生,無法入睡,應該就是這個道理吧。我想,地藏經中言光目救母,為什麼我不可以?!我在觀音菩薩面前說,我願意為母親誦《心經》,超度她身邊的冤親債主,忏悔往昔所造的很多惡業。我願意代母親受過,有什麼苦讓我來承擔。我甚至想到了願意用自己幾年的命來換取母親的安寧。我們小的時候,母親為了這個家,已受了很多很多的苦,我不想她再受苦,我要讓她幸福,我要救母親。 

    非常慚愧地說,先前誦《心經》,只是很籠統地為家人祈求。20年,整整20年。備受折磨的20年。從今年二月份開始誦《心經》回向給母親。一直到現在,母親這樣類似的電話與談話都再也沒出現過。母親還陪父親去公園走走,到處轉轉。媽媽,你要加油。我,加油。 

    跪拜感恩!感恩湖心亭博客,感恩佛法。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