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诳語者、不異語者. 現在終於回到現實中了,昏昏沉沉的過了60天,我人生最艱難的60天。不敢回首,不敢記錄的60天。

  2月24日,爸爸開始胃疼,隨後梗黃。東方住院一周,ercp不成功,之後在二叔的堅持下轉院到積水潭。住院11天後,肝功能指標突然驟然上升,不可控制的上升,人也開始昏睡。大夫開始著急,緊急安排第二天的經皮,經肝的穿刺手術,想把積於在肝總管裡的膽汁抽出來。但大夫不敢保證成功,因為這個手術是不帶內窺鏡的,是盲目的找,如果找不到膽總管手術就只能結束,而且因為是盲目的找,所以不敢保證不碰到其他器官。

  那天晚上我和李鵬去穆老師家,穆老師第二天要去大連。當天晚上看完就急了,問我為什麼平時沒事就打電話貧,真遇到事了,為什麼不打電話給她。看她的表情我知道完了,我太了解她了。我開始忍不住的掉眼淚,我告訴她,我是怕,我怕她說的結果我接受不了,所以我不敢給她打電話問。

  穆老師說我爸是膽管癌,或者說是壺腹癌。說有個4厘米大小的東西在膽管外,壓迫膽管,而且膽管下段有一段擁堵,擁堵的上面有一塊“土坷垃”,膽總管已經黑了。而且穆老師不顧我情緒激動,讓我做好思想准備,說我爸神識已經走了。我認識穆老師7年了,她不是這樣的,她說話一向很顧忌別人情緒的,她這麼說,我絕望到極點了。

  穆老師讓我轉院,她說積水潭不能做這個手術,成功不了。

  我堅定的給我媽打電話,說明天一早去積水潭,這個手術咱們不在積水潭做。

  同時三叔幫我聯系了友誼醫院。

  第二天一早我去積水潭告訴主任這個手術我們不做。主任說如果不做這個手術,你爸隨時可能不行,因為他的肝幾乎不工作了。如果壞死,人就沒了。

  我堅持拿著片子和其他的檢查結果去了友誼,到了友誼,友誼內窺鏡室的大夫說:看片子,你爸像是壺腹癌。在這之前,東方和積水潭沒有大夫說過這是癌症。我當時就崩潰了。友誼的大夫說可以給我找床,但是以我爸現在的情況來看,不一定能等到手術。因為病人明天才可以轉院,然後要有例行的檢查,後天才能安排手術。不知道病人能不能等。

  出了友誼的門,我蹲在友誼急診的門口哭。三叔給二叔打電話,二叔堅持說不能轉院,說下午必須在積水潭做手術,說如果明天轉院,如果我爸等不到我們都會後悔。三叔也被二叔說服了,勸我算了,說怕我爸等不到。

  那一個小時是我人生最糾結的一小時,怕決定做錯了我會後悔一輩子。哭,痛,沒有文字能說清我的心情。

  給穆老師打電話,穆老師已經在火車上了,穆老師看完說轉院,說我爸能等。掛了電話,我毅然決然的說轉院。

  第二天轉到友誼,三叔找的關系,很順利的住院了。我爸進到病房,主管大夫,找我談,說通過這些片子和化驗結果,他覺得是膽管癌,或者壺腹癌。說黃菊就是這個病,這個手術是國際上外科手術裡最難的,叫做“會噴手術”,這個位置的腫瘤想切除很難,要不同程度的切除6個器官,有6-7個吻合口。手術一般需要17-20個小時,而且術後並發很嚴重,即使病人能堅持做完手術,術後有一個連接處粘連,人就挺不過去了,而且存活期平均13個月。

  友誼,肝膽內科二區,這個樓道變成我人生最怕的地方,因為在這我聽到了到現在為止我最害怕的一段話。也是穆老師之後我頭一次用科學的角度證實了穆老師所說的。

  蹲在樓道裡聲嘶力竭的哭,哭到缺氧。三叔在樓道裡來回的走。

  有個聲音告訴我要堅強。我站起來,到廁所洗臉。給腫瘤醫院的一個朋友打電話,他讓我拿著所有檢查結果去腫瘤。我走進病房,我爸問我去哪了?我說我去辦飯卡了,人太多沒辦成。然後特別堅強的說:爸,我起太早了,我困了,我回家睡覺了。然後和我媽說,媽,你也回去吧,我爸沒事,你不用陪他。說完我就走了。

  往腫瘤開是海寬開的,我哭到全身癱軟,一時失去了知覺。頭一次知道什麼是絕望,頭一次理解為什麼有人會跳樓,因為絕望,因為這個世上沒有活著的理由。

  腫瘤支持友誼的說法,下午我又去東腫,軍軍給我找的東腫瘤的院長,結果是也支持友誼。我徹底絕望了。3月14日,我人生最痛苦的一天。

  回到友誼已經是晚上6點了,中間還去了一趟積水潭辦出院。看著病床上的爸爸,我有了一種看一眼就會少一眼的感覺,雖然很累了,但我就是不想走,想一直這麼陪著他。但面對他我要堅強,我裝作無所謂。

  回到家已經是夜裡11點了。我在佛堂發願,我要每天讀地藏經,藥師經,寶箧印陀羅尼經和這些經文配合的咒。並且發願磕密宗的大頭替爸爸消業。

  地藏經,我從不敢發願讀,因為沒讀過,所以剛開始一部經要讀3個半小時,藥師經也要一個多小時,寶箧印經咒要一個多小時,再配合地藏經和藥師經的咒,一天最少也要用7-8個小時。但為了爸爸,我可以,我相信大夫沒辦法,佛菩薩一定救我。

  當天晚上,我磕大頭,磕到暈過去,一天太累了,連哭,帶跑,再驚嚇的一天,我在佛堂不知道暈了多久,醒過來繼續站起來磕。

  當天夜裡,我夢到我爸爸鼻子上有一個管,管裡是黑色的。

  第二天我開始讀經,在病房一邊陪爸爸,一邊讀經。由於手術是臨時加的,所以手術室是到晚上8點才來人。這個ercp的手術在東方做過,做了2個小時沒成功。爸爸推進手術室我就開始念經,手術室外面有個顯示屏,能看到ercp內窺鏡顯示的一切。但我不敢看。沒有15分鐘,劉鵬就興奮的說膽汁吸出來了。我當時真是不敢相信,25分鐘爸爸推出來,鼻子上插了管,管裡都是黑色的膽汁。

  我從來不知道膽汁是黑色的,居然和我夢到得一樣。大夫說膽管下段擁堵的地方,上面是泥沙狀的結石,想土塊一樣,也吸出來了。膽管裡都是黑色的積於膽汁,膽管都黑了。我當時聽了,都要暈了,和穆老師說的一樣,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之後我每天念經,磕大頭。給幾個寺院匯款共達3萬6千元,用於放生和讓師父念經給爸爸消業。3月26日,我去聖泉寺參加中峰三時系念超度法會,在大殿的門外一跪就是整整6個小時,雖然身體很累,但是有個信念就是我一定要救爸爸。

  友誼要開腹探查,我不同意,如果手術與否都是1年的存活期,我就不同意手術,我相信佛菩薩能救我爸爸。友誼看我不同意開腹探查,基本也不給什麼藥了,大夫說沒有藥可以用,爸爸就每天躺在床上等著。穆老師一直給開信息茶。

  這22天,就這麼等著,爸爸不明白再等什麼,既不治療也不給藥。可我心裡明白,大夫是沒辦法了。

  這22天,我每天不停的念經。說實話,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救爸爸,佛經上說能救,可誰看到,念經能治癌症的?我反正沒見到,沒親眼見到過。我相信,如果有人真的見到念經能救父母的,我相信子女們一定會虔誠的念,可是就是因為沒人親眼見到過,所以大家只相信大夫,不相信佛法,連我都不相信我能救我爸爸。但我沒辦法,是大夫沒辦法。我就只能相信佛菩薩。

  一天當中不停的念經,我幾乎所有的氣力都給了經文,是我在用我的精力注入給爸爸,是我用我的生命在換爸爸的。沒有人能理解。

  奇怪的是雖然沒有用藥,但爸爸每天都在好轉。我有了些信心。

  爸爸慢慢好起來後,告訴我,他住在積水潭的時候看到了人世間沒有的東西,他說他飄在雲中,心情突然特別好,看到很多人世間沒有的東西,很漂亮,那種東西人間沒有,所以沒法給我形容,說真的特別漂亮。

  到此,我徹底相信穆老師說的話:在積水潭時,穆老師說爸爸的神識走了,讓我做好准備,現在證實了,那時候爸爸真的走了。穆老師說膽管裡有土卡拉,大夫真的說有泥沙狀結石混雜了膽汁,結成了塊。穆老師說膽管已經黑了,真的ercp吸出了黑色的膽汁。穆老師都說對了。

  4月5號爸爸做了支架,現在已經出院了。

  我上周去穆老師家。穆老師說:之前看的那個腫物沒有了,我掙大眼睛問她真的?假的?她說真的,而且之前看我爸爸沒有壽了,但現在後面看到70歲有劫,證明後面有壽了。我真的要暈過去了,真不相信我聽到的

  前天,我帶爸爸去了腫瘤,騙他說在腫瘤復查支架不排隊。結果腫瘤也說沒看到占位。現在除了血項的癌源高,其他的都正常了。

  爸爸現在已經恢復了,和得病前差不多了。太不可思議了。真的,假的?我都不相信我這60天的經歷。地藏經說念地藏經可以消災延壽,藥師經說,念藥師經可以祛病延壽。真的,假的?佛菩薩真的不騙我!連我自己都覺得是大夫最初沒看清。可是友誼,東,西腫瘤醫院,看片子都說有東西呀?這東西怎麼就沒有了?連穆老師最初也看到東西了,這東西現在怎麼就沒了???太不可思議了。

  我發願的49遍藥師經已經念完了,49遍地藏經還沒完成,我爸現在已經徹底好了,但我要念完,不能騙佛菩薩。是佛菩薩加持我度過難關。

  阿彌陀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