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段主要是講「凌孤逼寡」,這是太上老君的告誡。這邊我就舉一個公案,我在講「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也有提過。這個公案就是性侵女友的女兒,而後馬上暴斃。這個是發生在台灣嘉義,台灣省嘉義,時間是一九九九年六月。有一位黃姓的工人,他是以打零工維生,他跟一個寡婦交往十幾年。那當然現在道德也比較淪喪,寡婦也沒有辦法像我們《文昌帝君陰骘文》啦,或是《太上感應篇》這樣來堅守婦德,現在也比較不容易,為什麼?因為時代在變化。

  所以這個黃姓的男子跟這個寡婦交往大概有十幾年,那這個已經是構成就是什麼?「凌孤逼寡」了。有一天他在一九九九年的六月,這位黃姓工人向這個寡婦的女兒借兩萬元新台幣。照理講借新台幣,在某一個地點拿都可以,或是到她家去拿都可以。但是他卻跟她約在嘉義市的一個汽車旅館,台灣叫Motel,他跟她約在汽車旅館,拿這新台幣兩萬塊。是他跟那個女的女兒,她的女兒借錢。那拿到錢以後,不料在飯店裡面,他跟他這個寡婦的女友她的女兒在飯店裡面聊天,突然間對呂姓的這個寡婦的女兒,看她姿色還不錯,跟她性侵了。

  性侵以後,她女兒就離開了。這個寡婦的女兒離開以後,這個黃姓的工人,就到浴室去盥洗。當他躺在浴缸的時候,被發現暴斃在浴缸裡面。口耳流血,嘴巴跟耳朵流血,脖子有瘀青,有勒痕。這個我們看起來,好像是說這個勒痕,好像是他去碰傷,還是什麼之類的,但是一般這都是被鬼神勒脖子斷氣的。

  這裡面我們就分析三點,第一點,因為他跟這個寡婦同居,已經不對在先了。他又跟她女兒借兩萬元,然後在旅館又性侵人家,這是非常不應該的。第一個,寡婦她守志,她守寡。一般如果能守寡的話,鬼神都會欽敬。我有助念過有些女眾,她也有一生守寡的,那個後來都善終。因為她有德,她守寡本身就是一個德行,這個不容易。尤其在現在的社會,現在的環境,非常不容易。人跟人之間的交往非常復雜,很不容易。所以「寡婦守志,神鬼欽敬」。

  摘自《太上感應篇匯編》(第一五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鶴 的頭像
紫鶴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