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師姐講過她家的一個真實故事。

  李師姐的妹妹突然有了身孕。自懷孕起,內外出現了很多違緣。特別是全身開始長滿各種痘痘,遍布眼部,開始看不見。心髒病,各種疾病齊起。那時她們找了北京非常著名的醫生看過,說失明的可能性極大,孩子就別想要了,大人救活的概率是30%。

  李師姐繼續請上師打卦觀察,需要念誦大量的除障功課。在寺院的大量喇嘛僧眾集體誦經回向之後,發生了一件事。

  有一天她的妹妹從車上下來,正談話間還未走開,司機突然啟動把她的腳給軋了,她大叫一聲,司機又莫名地倒回來軋了一次。她被送去醫院,途中司機特別緊張,因為這對他的經濟而言,可賠不起。但是她對司機說:你不用慌,即使截肢也是我的命,不關你的事。後來經醫生檢查,腳竟然沒事,且軋的時候沒有感覺到疼痛。

  李師姐聽到在妹妹身上發生的這件事之後,知道妹妹的病情開始好轉了。這是重罪輕報的征象。果不其然,李師姐的妹妹病情開始好轉,恢復健康,但是仍沒有完全康復。

  直到有一次,天空中烏雲漫布,李師姐對著西北方向蓮師祈禱,祈禱妹妹身體健康,不要再受病痛的折磨。那時西北方的雲端豁開一小口,陽光傾瀉下來。師姐見此緣起,知道妹妹有希望了。

  另一邊,在床上的休息的妹妹突然起床,來到窗台邊,陽光透過雲層照射籠罩著她。從此,她的病情迅速痊愈,痘痘消失,女兒順利生下來,如今已經11歲了。

  我聽到這個故事時,最有感觸的是車軋腳的部分,這是她妹妹病情的一個轉折點,發生之後,開始好轉。那時僧眾集體誦經回向,她妹妹身上所應承受的重業障,以被車軋無大傷的形式消滅了,以大化小,以小化無。

  在孔雀明王經中,佛雲:復次阿難陀。若有人才稱念此摩诃摩瑜利佛母明王名字者。便護自身及護他人。或結線索身上帶持。如其此人。

  應合死罪以罰物得脫。應合被罰輕杖得脫。應合輕杖被罵得脫。應合被罵自然得脫。一切苦難悉皆消散。

  這個人若是業報中應該是死罪的,因為修持孔雀明王法,減為被罰財物就過去了;若是應被罰財物的則以輕輕被杖打了之;應該被杖打的,則以被罵得脫;應該被罵的,則自然消失。

  其他法門亦有此效果。

  人人都希望一帆風順,事事順利,逢年過節都是如此祝福,祝你萬事如意,心想事成。

  可是若一個人真的事事順利,未必是好事。娑婆世界之緣起法則,必然不存在完美,而是物有所不足,陰陽二元並存。當一個人在各個方面都非常圓滿之時,可能在背後蘊含著一個巨大的危機。每個人往昔都有造過善惡之業,它們存在於八識田中,隨緣起而成果報。雖人人都不喜歡受苦,可是在很多時候,吃苦,受苦,卻是一種消業,了業。

  最著名的例子是密勒日巴尊者的故事。瑪爾巴大師叫密勒日巴每天從山下背石頭上山建房子,然後拆掉,再搬到別處,繼續蓋房子,再拆掉,如此反反復復。

  在尊者的傳記中提到:

  密勒日巴說:上師命我蓋房子,我起了三次,拆了三次,第一次是因為沒想子;第二次呢,師父您老人家說是喝醉了酒,沒有計劃好;第三次呵,師父你說你是發瘋 了,怎麼會要我蓋三角形的房子?等我解說了以後呢,您老人家就又說誰是證 人?大罵我一場。今天我要請師母為我這第四次蓋房做個證人。師母,請您替我 做一次證人可以嗎?’

  師母說:我一定替你做證人。上師!我要作確實的證。但是這個做房子的計劃,非常困難。這樣高的山,一塊石頭,一根木料,都要你一個人從山 下搬上來,不知道這個房子要修到那一年才好呢!其實根本就用不著在這兒造房 子,做了更用不著拆掉。

  又密勒日巴尊者說:我千辛萬苦,好容易才把客店修好。那時,背上又磨破了一個洞,長了背 瘡。這個瘡有三個膿頭,腐肉伴著膿血,爛得像一團稀泥。 “我就去請求師母說:現在客店已經修好了,恐怕上師又會忘記答應傳法 的事,所以特來請您幫忙我求法吧!說著,因背瘡痛得很歷害,臉上止不住露 出了很痛苦的樣子。

  “大力,你怎麼啦!害病了麼?”師母很是駭然的問。我只得把衣服脫掉,把背瘡給師母看。師母一看,忍不住眼淚直流,馬上就說:“我要去告訴上師去!”立刻匆匆跑到上師面前說:“上師啊!大力這樣的造房子, 手腳都傷了,皮膚也裂了;在背上還長了三個大背瘡,又磨成三個洞,有一個瘡 還有三個眼孔,膿血模糊。

  以前只聽說騾馬馱東西馱得太重太久了才會長背瘡; 人長背瘡還沒有聽見說過!更沒有看見過!像這樣的事,人家看見或是聽見了,豈不要恥笑我們嗎?上師!因為你老人家是一個大喇嘛,所以他才來服侍你的, 起先你不是說造好了房堡就傳他法嗎?他實在太可憐了,現在請您傳法給他 吧!

  上師說:說倒是這樣說過的,不過我說的是要造十層樓,現在十層樓在 那兒呀?

  總之瑪爾巴大師,一直不停地折磨徒弟密勒日巴,其實他是非常心疼的,但是這麼做何嘗不是為了徒弟好。因為密勒日巴尊者在父親死後,家產被伯父一家侵占。

  他奉母親之命去學猛咒,回來咒死了伯父全家35個人。雖然是報仇了,但是他卻造下了極大的殺業,造惡趣之因。

  瑪爾巴大師為了滅除他的這種重罪,就以不斷地搬石頭建房子之苦行來折磨他,以此苦行,滅除他犯下的極重罪業。

  世間工地上的農民工,冒著烈日,辛苦地做苦力勞動,從他們自己的因果而言,這苦是在了業,消除往昔之業。

  但是和密勒日巴尊者的搬石頭造房子不一樣,尊者遵守的是對瑪爾巴大師的三昧耶戒,即使他曾經累得哭泣,甚至想自殺,都不曾對上師生起絲毫的誹謗和質疑。以此苦行和對上師的承諾,他迅速滅除了極重罪,堪修無上密法,最後以拙火法門入道,證得究竟的成就。

  如果一個人事事不順,遭遇疾病厄運,他學會去做一種苦行、苦修,是足以逆轉這種運勢的。從一個高度而言,這是一種平衡,你吃苦而了業。

  苦,可以平衡厄運障礙。

  民間的做法,當一個人流年不利,本應有什麼劫難,他主動去見血,令自己出點血,可以化解災難,其原理如是。

  你的惡業積累甚多,你要讓它有一個出口,這樣的人生反而完整和吉祥。古人雲,福不可享盡,勢不可用盡,話不可說盡。就是你要留有余地。

  在誦經修法的過程中,你往昔的一些惡業會以世間的不順、違緣、痛苦而滅除。有的人一誦經做噩夢,或者被鬼壓床,運勢突然不好,就開始懷疑乃至退轉。

  這都是小根器,非具大福德。為什麼?潛伏在你生命深處的惡業,一旦現前,可能給你帶來一場人生的浩劫。但是通過修法,這場浩劫大幅度減少,它縮小為世間的一次厄運而已。

  誠如金剛經所言:

  復次,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應墮惡道——誦金剛經——被人輕賤

  墮入鬼道、畜生道、地獄道,痛苦無量,難以形容。現在通過誦經修功德,將惡業和苦受大幅度降低,變為被人輕賤、鄙視、看不起。法門猶如一個中轉站,惡業經過妙法的淨化不斷縮減乃至消失。因此,每天在誦經咒的過程中,不要說因為一點小小的不順就憂心忡忡。這類疑問我收到太多,如念誦幾周,幾個月了,怎麼還沒有感應?

  昨晚做了一個噩夢,怎麼辦?我每天這麼精進地念經,怎麼還會做噩夢。或者我的股票怎麼突然暴跌?我說,如果你連一個噩夢都過不去,還談什麼了生死。生死大夢,遠比睡眠之夢要恐怖,要嚇人。

  以功利來衡量修行,對於初學者無不可,但是其局限性非常明顯。你會受功利的牽引而學佛,無功無利則棄佛法而去,或者退轉不修了。

  每一次的苦受,生命中顯現的煩惱,不要一見到就排斥,然後想遠離。其實它們是你惡業的出口,它們顯現了,消失了,你在另一方面的福報和受用才得以保全。

  這是法界的一種緣起上的平衡。你若善用之,將對你的人生產生極大的幫助。

  你允許自己有煩惱,有痛苦,那麼,你可能更能享受到不一樣的快樂和風光。

  修法之時,會有重罪輕報。我們也可以主動去受苦,其苦行,以滅除往昔的惡業,且這種也是最快,決定能轉變的。

  比如給地藏菩薩磕十萬大頭,比如抄寫經書,去寺院做義工搬磚頭。在你的人生春風得意之時,你若學會讓自己去受點苦,吃點苦,你的得意和順遂會一直延續。

  但是在順風順水之時,一直沉浸其中,往往不能長久,必然出現各種違緣和不順。

  這是一種平衡,一種苦與樂在緣起上的平衡。

  在你的人生順利之時,志得意滿之時,學會給自己點苦吃,主動去做,特別是與佛法有關的苦修苦行,哪怕做一點點,都會消除很多潛伏的惡業,令你的吉祥和幸運一致延續。

  在古代,有的大德會修焚燒手指供佛之苦行,以迅速淨障集資。而這種方式,只是苦行的一種而已,還有很多,如繞塔、三步一拜。

  除此,在你的人生遭遇厄運違緣不順時,以下是一個快速度過危厄的有效方法:

  1、持戒清淨的僧人、有修行有德行的人罵你一頓。這種方法但效果非常明顯,可能你的某個未來的災難重病,就因為被這麼一罵而消散於無形。

  2、自己主動去嘗試著受苦,比如被人鄙視、輕賤,但是卻是真的在消業。

  3.天天禮拜地藏菩薩,給菩薩頂禮磕頭,五體投地,做到累了,感覺到一種苦受,此時這個苦受,這個功德,卻可能會消除了你未來的某場大病大災之業力。

  4.每天抄寫經書、造擦擦。

  5.你若身在高位,享受榮華富貴,試著到基層,到苦難的群體中去生活,去受苦一段時間。

  以前有個心理學家寫過一個故事,有個人是都市的精英,雖然事業成功,但是患抑郁症,每晚失眠。他後來去旅行,到那些生活艱辛的地方生活,吃飯都不容易,且面臨著自然災害的威脅。有次台風吹來,海浪翻天,差點把他卷到海裡去,他在那個時刻非常恐懼,深感生命的珍貴。回來之後,他的抑郁症和失眠好了。因為他去受饑餓和死亡威脅之苦,是自己主動去消業去了業。

  很多人只知道追求快樂,哪知道,讓自己受點苦,卻是快樂的秘訣之一。

  又有個人失眠嚴重,去重走長征路,回來,睡得比誰都香。

  宗喀巴大師,曾在一塊石板上修了無數遍的供曼扎,他手腕內的皮肉都摩擦得綻破開,骨頭都露了出來,他又用手側面來摩擦,手側摩傷了,又換用手背來擦,以此苦行精進地修持,累積了巨大的福報資糧。據說,現在格魯派之富饒,是享受宗喀巴大師苦修之余蔭。

  惡業——苦受,兩者是一個平衡地存在,你主動去苦行苦修,以磨盡往昔的種種惡業。

  對於法界中執行因果的諸天正神而言,一個人造了多少業,就應受多少苦,這是公正的。但是若他願意去苦修,主動受苦,興許,命運的答案就會改寫。

  宣化上人講解崇祯皇帝時說,崇祯皇帝前世為修行的沙彌,死後曝屍,方丈知道要消他的業,囑咐沙彌的師兄弟門不要去掩埋屍體。但是同門師兄弟深感小沙彌可憐,遍安葬了他。因為這麼一個行為,導致小沙彌的某方面惡業並未消盡。後轉世成了皇帝,卻成為亡國之君,上吊身亡。

  相對於你無法掌控的苦報,如重病、愛別離苦、死苦等,若是你勤行佛法之苦行苦修,可能會滅除未來的極重業力。

  人人皆願享樂,那是消耗福報,福盡樂盡;而受苦,是消業了業,苦盡甘來。與其被動地受苦,何不給自己來一場真正的苦修,滅除無量罪業,以一時之苦,滅長久之苦,以一生之苦,滅盡生生世世輪回之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鶴 的頭像
紫鶴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