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一聲佛,吐一道光】

  我曾經在美國弘法,法會結束後,有一位美國人自我介紹說:「我是學神通的人」,他說他看到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的人,口中都會現一道光明出來;有誠心的人,所現的光明很大,大到幾乎能把整個地球都包起來;沒誠心的人,所現的光明就很微小,噗一下、噗一下,微弱的光而已。

  還看到誦念大悲咒的人,在其屋頂上都會有無數的佛菩薩在聆聽著,等到結束時,佛菩薩才漸漸的離去。

  學神通的美國人說:因為他看到如此勝境才來學佛的。(法藏法師口述)

  ●【心念彌陀,身有光明(念佛鬼敬)】

  海昌村民某,有老媪死,附家人言平生事,及陰府報應甚悉,家人環而聽之。某在眾中忽攝心念佛,媪謂曰:「汝常如此,何患不成佛道。」

  問何故?曰:「汝心念阿彌陀佛故。」

  問何以知之?曰:「見汝身有光明故。」

  村民不識一字,瞥爾顧念,尚使鬼敬,況久修者乎?是故念佛功德不可思議。(蓮池大師《竹窗隨筆》)

  六、念佛一聲 光十余丈

  桐城有二人,結伴為客。一死,伴葬之,攜資還其婦。婦疑,伴憤甚,往屍處陳祭、哭訴。鬼與伴問答如生前,乃同歸作證。

  中途遇事,偶一念阿彌陀佛!鬼大喚:「何放光怖我!」更速轉數念,鬼懼曰:「汝一念佛,胸辄舒五色光十余丈,眩我心目,不能復近汝矣!歸語我婦,令自來,當為汝雪冤。」

  伴因此醒悟,出家為高僧。

  嗟嗟!甫舉一念,光輪便舒。故壽昌大師雲:「『念佛心,即是佛』也,豈今時念佛,他時成佛哉!」惜鬼不種善根,不聞佛名,故驚怖。倘本念佛人,仗此良緣,寧不頓超樂土耶!(藕益大師《靈峰宗論》第六卷之三〈勸念佛序〉)

  八、念佛顯現 金光佛相

  在婆羅州山打根埠,有人為邪祟所擾,善友們用錄音機念佛驅邪。初時,許多人跟錄音機同念,邪祟瞥見金光佛相,急去蹤,人遂清醒。後來時間已久,念佛人相繼離去,錄音機雖開著念佛,但邪祟來擾如故;可見以人念佛為上。(大光法師《臨終助念法》)

  ●【立彌陀碑,永消車難】

  湖南省沅江市竹蓮鄉某段公路拐彎處,大約有五、六十米的路段,路邊的樹從來都長不起來,而其它路段的樹都有大碗口粗了,原因是這個拐彎處經常發生車禍,不等小樹長起來,就被撞斷了。附近的村民常聽到鬼叫。一聽到鬼叫,肯定要出新的車禍,多年來都是如此。而緊靠路邊的兩處樓房竟無人居住,因為此地不吉祥,主人怕鬼叫,就搬走了。

  這件事傳到沅江市專修念佛的蓮友耳中,他們就集體出資做了一塊「南無阿彌陀佛」大石碑,於去年農歷十二月二十四日過小年的那天,二、三十位蓮友在法師的帶領下,專門雇車去到那裡念佛灑淨,安立「南無阿彌陀佛」石碑。全村的人知道這個消息,由村長帶隊,上到八十歲的老人,下到七、八歲的兒童,總共一、二百位,燃放鞭炮,趕來參加念佛,浩浩蕩蕩的念佛隊伍有條不紊,有一、二百米長,念了兩個多小時;蓮友們帶來的佛牌、念珠都被村民們一搶而空,大概是多年來他們被車禍鬼叫所擾,無法擺脫,而一心期望佛物能保佑他們平安吉祥吧。

  自從「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的石碑立下去之後,當地再也沒有聽到鬼叫,也不再發生車禍了。而村民們因為得了這樣的好處,如果誰家有什麼事,就會帶著水果到「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的石碑前擺供磕頭祈求。

  我們是六月十八日在王怡珍居士家聽說此事的。開車從沅江返回長沙時,正好路過那個地段,便一路注意,果然發現路邊有一個很大的石碑,我們都很有興趣地下車察看。只見周圍的情形正和蓮友們說的一樣。石碑高約兩米多,正反兩面都刻有「南無阿彌陀佛」六個大字,兩邊還有一幅對聯:「世間萬惡當行善;阿彌陀佛度眾生。」下面一行小字「二○○三年十二月六日沅江眾蓮友立」,都用紅漆描過,很是醒目。而路邊又整整齊齊地栽上了小樹,長得很好,沒有一顆被撞。只可惜我們沒有帶相機,不能攝下來。(王怡珍、唐玉蘭口述.釋淨宗整理,二○○四年六月)

  ●佛卡護身,大難不死

  羅佛恩居士,成都人,今年廿七歲,四年前(二○○一年九月)離鄉背井,遠渡重洋,只身到南非的約翰內斯堡打工。離家時,信佛的母親給了他一張「阿彌陀佛」的小佛卡,千叮咛萬囑咐要他出門時一定隨身攜帶佛卡,回來時再恭敬地擺放桌上,這樣老人家每天念佛時,無論孩子身在天涯海角,都會有所感應,都能得到阿彌陀佛的庇佑……。

  就為了慈母的愛心,從不信佛的羅佛恩居士把佛卡放進隨身攜帶的皮夾子,每晚回來則把皮夾張開立著,放在睡覺時頭頂的木箱上;皮夾裡面除了佛卡,還有家人的照片。每當他打開皮夾,都會對著照片向母親說:「娘,我一定會努力,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也總是依母親所教對著佛像恭恭敬敬念三聲「南無阿彌陀佛」。

  那年的十二月廿五日,適逢耶誕假期,大伙起哄要去游覽,羅居士心想總不能將來回鄉時說起非洲,居然什麼地方都沒去過,也就跟著去了。於是,一部八人座的廂型車,硬生生地擠進十五個人,在高速路上飛馳。南非的高速路既寬又平,排名在世界前三名。然而,就在一個大下坡路段,正聽著前座興奮的喊著車速公裡數「一七○、一八○……二○○、二○五……」剎那間,樂極生悲的事發生了!失控的車子像個鐵桶往前死命翻滾了兩三百公尺……,全車十五個人,除了羅居士奇跡般逃過一劫,其余十四個人無一生還。

  事後回憶當時的狀況:「一切發生得太快,就像小時候用棉線綁著石頭在頭頂上呼呼的轉,一圈又一圈,愈轉愈快,突然間線斷了,石頭飛得不知去向,腦子裡跟著變得空白一片……。只記得車禍發生意識到危險的瞬間,彷佛喊了一聲『媽呀!』,這時候,一道金光出現,自己完全被這金光所包住,人彷佛沒有任何重量,也就沒有任何的恐懼……」。

  論當時車禍的嚴重性,理應全部罹難,無一幸免,何以羅居士獨免死難,且身無重傷?大家議論紛紛,都認為是他身上所帶的阿彌陀佛佛光攝護,也是他對母有孝,對佛有敬。一時間,好多在南非的華人都在找佛卡,想借著身上帶的佛卡,以蒙佛護佑,保出入平安。

  現在笃信佛教的羅居士,有空總會到南非中國佛寺去當義工,幫忙廚房或者打掃衛生。每次見到華人,總是雙手遞上一張佛卡,不斷重復著他親身經歷「蒙佛護身,大難不死」的故事……。(羅佛恩口述.賴祥興筆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鶴 的頭像
紫鶴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