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傳忠


  佛教講因果報應,「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造什麼因得什麼果,絲毫不爽。一個人若要消災邀福,就要常行善事,廣積陰德,久而久之,自然感應道交。我曾經接受信佛朋友的建議,組成了「慈眼放生會」,每月大家捐款,放生一次,至今已歷兩年,買放瀕臨被宰之生物無數。也因此,讓我逃過一劫,三個惡徒本想把我殺死,終於放我一馬。我想,這就是放生功德的果報。


  七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半夜,我睡在服務機關──東山高中的宿捨裡,突然被隔壁護理室內的嘈雜聲音吵醒,心想,也許是住校學生在裡面有什麼事情,隨即披上衣毫無戒心地走過去瞧瞧。當時走廊上的燈光昏黃,只見一個陌生人站在護理室門口(事後才曉得他在把風),我喝問:「你在干什麼?」他沒答腔。我走到門口,順手把門內的燈開關打開,又見一個陌生人坐在沙發上,他立即起身把燈關掉,外面把風的人從身上抽出一把利刃向我刺來,被我閃過,沒想到裡面的人也拔刀沖出,我警覺地想跑,可是已經太遲了。就這樣被他們兩人左右挾持押到室內。歹徒令我坐在護理室內的床上,兩手反綁,眼睛也被布巾蒙住,只覺得黑漆漆地透不進一點亮光。


  就在這個時候,從裡面的另一個房間內又跳出一個人,原來在翻東西吵醒我的就是他,總共是三個歹徒。其中一個說,他們是逃犯需要錢用要我去辦公室拿錢,我說,辦公室沒錢,他又向我要錢,我告訴他說,身上沒錢。歹徒不相信,用刀尖抵在我背部,恐嚇著說:「你不乖乖地拿出來,就把你宰了。」這時候,正是三更半夜,呼救無門,何況雙手反綁,兩眼被蒙住,根本休想逃跑!俗語所謂:「花錢消災」、「好漢不吃眼前虧」。主意既定,我就告訴他們說:「在我睡的房間裡有錢,你們去拿吧!」


  歹徒們如願以償的達到了目的,不過其中一個人說:「他已經看到我們的臉,如果不把他殺了,以後會有麻煩。」另一個馬上加以附和,三個人吱吱喳喳地在討論。我心想,這下完蛋了,既要錢又要命!是生?是死?馬上就見分曉。腦海裡立刻浮現起了許多事情來,我死了,放生會的事還沒交代清楚,家裡的人一定很傷心,警方也難以查出真凶,真是死得不明不白……一時百感交集。突然靈光一現,與其等死,何不趁他們還在討論的時候念佛,求佛接引,早日生西。把心一橫,勇氣出現,於是趕緊默念「阿彌陀佛」聖號。


  念了一陣子,歹徒的討論好像已經結束,他們命我趴在床上,只聽得旁邊「希希刷刷」的聲音,好像是磨刀的聲音(事後才知在割繩子),我力持鎮靜,拚命地念佛。過了幾分鐘,歹徒把我雙腳捆綁,用鐵絲繞了幾圈固定在床後的鐵桿上,又把破褲子罩住頭部,嘴巴則用布塞住,另外用一條布帶勒住我的脖子固定在床前的鐵桿上,最後把兩條棉被蓋住我全身,使我動彈不得,幾乎斷氣昏了過去。


  忍耐了十分鐘,周圍似乎毫無動靜,判斷歹徒們可能走了。我掙扎著挪動身體,好不容易把蓋著的被子抖下床去,才舒服了一點,接著用舌頭使勁地把塞在嘴裡的布頂了出去,開始大聲喊叫,很久很久,睡在樓梯間的工友才被叫醒。他走了過來,看到我這副模樣,嚇了一跳,趕緊松綁,終於死裡逃生,恢復了自由。


  從我被挾持一直到解圍,前後有三個半鐘頭,我經歷了一次『最長的一夜』,體會到被宰殺時的驚恐錯亂與無助感,我的生與死全在歹徒們的一念之間,當時正如一只待宰的豬羊,任人擺布。我要在此誠懇的奉勸世人,應該將心比心,任何有生命的禽獸、魚蝦,也跟人類一樣的貪生怕死,當牠們貪生怕死,當牠們活生生地被宰殺時,同樣地會驚恐、怨憤,我們怎麼忍心為了貪圖口腹之欲而殘害無辜的生命呢?


  際此末法時期,人心陷溺,戰亂頻仍,更應發揚佛陀的慈悲精神──戒殺放生。「海闊憑魚躍,天空任鳥飛」,減少一分殺業,即多一分祥和之氣。倘能蔚然成風,則福報編延,當可不求而自得。(民國七十三年一月卅一日《慈雲雜志》第八卷六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鶴 的頭像
紫鶴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