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段時間我看到很多真正有因有果的事情,有些人以為在佛教裡面,我受的有戒,我有修行,我不受因果報應,絕對不是。以前這邊有一個是在光明山受菩薩戒,人叫德媛姑,早上《楞嚴咒》、十小咒修得很好,可是這個人心腸不好,每次欺負人、罵人,趕人家走,結果有一天宏船法師送了兩袋的禮物來居士林,他偷了就往樓上跑,跑到一半跌倒,腳受傷。原來他的血糖很高,結果只能把腳鋸掉,住來居士林。有一天下午三四點我來,他作狗從房間爬出來,“木源居士救命啊!救命啊!”我說什麼事?“裡面有牛頭馬面!”有這回事嗎?我就跑去房間裡面,在哪裡?他說在床上,蚊帳一開,沒有啊,在床底,我看一下沒有啊,他說:“有啊,他要抓我去解剖。”每天的喊,日喊夜喊,他女兒來,我說你母親你要給她做個忏悔,他罪孽很重,他這樣,結果喊到每個人都怕,送去廣惠肇醫院,喊了一個禮拜,完了,走了。我去看他,整個臉嚇到臉青青,手指全部收縮,一緊張手指收縮,眼張大口開起來。他是受的菩薩戒,有修行,作的是這個地獄的業,往生地獄。

  有一個在廚房幫忙的,很多人認識她,老一輩的叫她媽姑。每次幫忙完要回去的時候,香菇也拿,水果也拿,全部拿,全部打包拿回去。我們講:媽姑,不好這樣。“不要緊,能偷,就盡量的偷”。到老一段時期,他的孫子來找我,他說我的婆婆病得很重,你們去跟他助念好不好?念《地藏經》。以前人家病了去念經我很喜歡,好,走,十多個人去。一看她躺在床上,廳的旁邊,她的兒子放一張桌子,說在這邊敲念給她聽。我剛坐下去她就一直摸屁股,我看摸什麼?摸了一些大便出來,然後就擦,擦整個臉,我嚇了一跳,我說:媽姑啊,大便!“這是虎標萬金油,多麼香,你聞聞看。”我退後。“這是萬金油。”拼命的擦,擦完牆壁就擦臉。那天我就怕,非常怕,她地獄相現前,人家說拿大便糊臉,真的讓我看到了。我念佛的時候一邊念一邊怕,大便丟一塊過來怎麼辦?那天我一直念念念,連續跟他念一個禮拜,過後她糊裡糊塗整個身體弄到骯骯髒髒,幾天過後往生,這個是用大便敷臉的。

  有一個在武吉知馬,他們叫我去看。我在板廠,他的手指剩下兩個、三個,問他為什麼?他整天咬手指,出力的吸、咬,他知道自己在咬手指,他叫家人把他的手綁住,綁了也不可以,他低下頭去咬,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知道這個是報應,我不應該這樣吮手指,我出力的吸,吸到血沒有手就干了,斷,一支一支的斷”。可是他好像是吃白粉一樣的引誘力,“我不吃我很辛苦,我罪很重,我做很多壞事”,眼淚一直掉,這是第二宗。

  以前這邊有兩個廣東人,胖胖的,吃飯拿個籃子,裡面有幾個盤,吃飯時人家菜一拿出來就倒在他盤子裡面,拿回去。每天在這邊搗蛋,還每天跟你唱山歌罵大罵小,我們受八關齋,他在裡面搗蛋,不給人進來。有一個叫八姑,拿了香就跪在那邊,“哎呀!諸天神呀,居士林這些董事,這些人,每個給他中癌症死,一直插香一直罵。”看了心很糟糕,他每天的咒。看見廣洽法師,“你這個麻子和尚!”這樣罵,看到陳光別,“你這個大肥佬!”也罵,那怎麼辦?我們寫信警告他,照罵。罵不到兩個月就沒來了。再多一個月,兩個人扶他來居士林,看到我說“李居士,我跟你忏悔”。我說什麼事?“我咒你們中癌症,現在我自己得癌症。”中什麼癌症?“中白血球和子宮癌”。我說“八姑,你在佛前求忏悔,我是沒有辦法的”,她就一邊點香一邊哭,走了。他那個同伴,駝背的,拿著一支拐杖,每次來吃飯,吃完之後他不高興就用拐杖把碗碟打破,整天在那邊搗蛋,人很老,你又不可生他氣,又不可以抓他,不可以講他,那怎麼辦呢?有一天我們去分度歲金,在兀蘭老人院看到他,哭說“李居士你要救我!”我說什麼事情?他說“我沒有屋子住,住在政府組屋樓下,給抓乞丐隊抓來這邊住,我要出去。”我說出去你要住哪裡?沒有地方給你住,他就哭了。一個星期之後,有人通知說他往生叫我們結緣,怎樣往生呢?跑出牛車水珍珠坊天橋,跳下來讓汽車撞死。搗亂道場,就是這樣的下場,這些事情你們可以去問那些老菩薩,他們親眼所見。

  我們人生很快就會走完,我們種的是什麼因,就得什麼樣的果報。所以我們做任何事情前必須想清楚,在做事情時不可以說不知道。我吸毒,我肯定染上毒瘾,最後走上死亡之路。我去販毒,上絞刑,做壞事我肯定有報應。我去偷去騙,我肯定會貧窮。偷騙來的錢,他不做工,整天花天酒地,錢花完了結果欠到滿身債,貧窮。在道場裡面一舉一動都有因果,這肯定有。所以從這出發點,我們要想清楚是為什麼而做?是為我自己還是為大家?師父每次講這句話,為我就是魔,為眾生你就是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鶴 的頭像
紫鶴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