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竹賢居士

  學佛多年,對施食這樣的普施法,也算得上深心信受的。我在家做施食時,多是用乳粥、餅干等等,一杯水、一撮米的做法反而不多,總覺得施眾生得盡量用好的東西,都是未來佛嘛。可能是在下的個性偏於理性的緣故,從無感應、亦無不適,更無夢兆,每次做完,會覺得心地稍稍清涼,僅此而已,但不影響我施食的信心。

      現在回想起來,初做施食時做得不如法的地方,多是偶爾心地不夠清靜的時候,令功德不能圓滿。

  我這裡的同修是經常放生的,在佛菩薩誕辰成道日,常組織大放生,每次都有三四十人參與。在今年三月份的一次放生活動,見一位老同修,在放生現場總是歡歡喜喜的,當時並不在意。一位同修為我作簡單的介紹說:這位老居士歸依有十年了,常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從小就有神通。我聽完笑笑,並不在意,共修放生、大家都高興嘛,不稀奇。放生結束後還順道送她回家,相互說了幾客套話,未深入交談。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一位姓楊的居士來電話了,說這位老居士在他家,有空就過來聊聊天,說順便幫我看看施食時是什麼樣的情形。楊居士知道我常做施食的。我應邀前往,聊了一會兒,就在他家做了一次施食,在佛堂裡做完儀規,再出去門口撒甘露水和米。做完了,老居士說:招來的眾生不多,都是極餓的,變出的食物不多,都沒吃飽呢......。

  我聽了很驚奇,心想:我做的施法應該是如法的,也做了好幾個月了,而且看了不少的相關文章,這樣的情形不能令我滿意,不知是哪裡出問題了?!沒辦法,我又沒神通,只能聽她說了。三人又聊了一個多小時,老居士說要回家了,我就說:我送你吧,差不多也順路。與楊居士告別、上車後,我對她說:還不算太晚,不如我們再去找個僻靜的地方再施一次?老居士說:“好啊!”於是我倆就商定去一個大市場旁邊再做一次,這地方看起來不干淨,很陰暗。

      我拿出水和米站在路邊招請、念咒......依次灑甘露水和米......回向。一做完她就說:“嘩,太多了,餓鬼遍滿天空了,都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樣子很凶,全都是餓極的,佛菩薩帶著來的,灑出去的水和米變化出非常多的水和飯,眾生們都搶著吃,......都吃飽了,佛菩薩又帶他們走了,以前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事,看到眾生吃飽了,心中很歡喜。”

  我倆在路邊再聊了一會兒,就送她回家了。我回家後思量對照這兩次施食的情形:楊居士家在路邊,人來車往,很吵的,在佛堂時招請念咒時,旁邊開著電視,聲音不小,對我有干擾了,所以做得不好。第二次施食的地方僻靜,沒干擾,就做得好,看來我還得注意點,做施食時一定要保持清靜心,這樣才能圓滿地利益眾生。

  這一次之後,我們就熟悉了。這位老居士姓雪,已有77歲,人還很健康,天性樂觀,不認字,經教方面知識的基本不懂。她說從六歲懂事之後就有神通。我猜想這可能是生與俱來的,人對六歲以前的事通常是不會有什麼印象的。她說:“因為能看到鬼神,而且是一天到晚都能看到,鬼道的恐怖慘狀,令其害怕,有時夜路也不大敢走,遠遠看見餓鬼、惡神聚眾於街區、村落、路邊,心生驚怖,得繞道走,不敢近前。餓鬼罪孽深重,煩惱苦痛無量,饑渴難忍,常於街區、村落、路邊惱亂人.......”她說在法會共修,焰口超度時也能看到佛菩薩顯現,閃耀著金黃色的光,很好看。雪居士平時極少跟別人說這些事情,與相熟的同修來往,會偶爾提及。從小到老,從不燒香供神鬼,歸依後,才偶爾燒香供養佛菩薩。

  自此之後,雪居士一有空就會打電話來問什麼時候去施食、放生,所以碰上倆人晚上都有空的時候,就一起去做施食。一般都會選在僻靜的地方做。有時候,剛到那地方,還沒開始做,雪居士就說已有一大群的餓鬼在等著了。開始念祈請文時,佛菩薩、龍天、護法、善神即時顯現於空中,鄰近和遠方的眾生開始不斷前來。

  當一念招請咒的時候,十方六道罪苦餓鬼、鬼怪等即時遍滿虛空!依次誦咒灑甘露水和施食物(餅干、米、乳粥等),眾生們急不可耐地沖上來爭食,淨水和施食品承咒語的威神,加上自己的觀想:甘露水和施物化無量無邊、遍滿虛空。無量的餓鬼眾生拿著容器承接或直接飲甘露,一撮米撒出去就變成米飯了,受施的眾生皆能得食。米飯也會變現於地上,眾生吃了一層、又長出一層,到最後總有一點剩余的。

  雪居士說:“餓鬼眾生很喜歡吃餅干,吃過了就說‘好香’!吃完了會說作躬說謝謝,這一類的眾生較良善的。有時候前來受施的眾生只是吃完就走,沒說感謝的,這類的多是餓極的,樣子也凶惡。”雪居士想教餓鬼們念佛,大多數都會說:“都餓成這樣了,哪有空念呢......。”只有少數的會隨順教導,跟著她念佛。

  有一次,我倆在路邊做了一次施食,餓鬼們領受法施後都滿意而去了。做完後,雪居士說:“還早呢,到我女兒家坐坐吧,不遠。”......到了那裡,她說:“這裡還有好多餓鬼呢,都是這村子附近的。”於是又做了一次施食,招來的眾生比方才的還多,兩處相距不過500米,我大為驚異:“他方世界的、那麼遠的都能來,為什麼這麼近的來不了”。又問雪居士,她說也搞不清是怎回事。這是我做施食以來唯一感到困惑不解的。或許是自己的能力問題,或許是眾生的業力使然。末能想出個所以然來。

  有一次我問她為什麼如此喜歡做施食和放生?她說:“每次看見這麼多眾生的得到溫飽,得到佛菩薩的慈悲加護,心中充滿喜悅。若是幾天沒做施食,總是心癢癢的,總想去做。”我嘗試教她做施食,因為她有神通,會比我做得更好,無奈,連變食咒都記不全,我只好作罷。每次施食她都是在旁邊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回向給受施的眾生,功德不小!做完後我多會問些細節上的事,根據她所說的具體情形,自己不斷地作小改進和調整,做得更圓滿。我亦教她做回向:

  以此功德、回向十法界,回向西方極樂世界,回向歷劫親恩眷屬,怨親債主,回向給一切為我所食、一切為我所傷害的眾生。

  雪居士說:“一般民間的附身通靈者,作法招遣鬼神,所設的供物、飲食,餓鬼眾生一般是不能吃到的,只能看著供物干焦急、苦惱難耐,但人們供給祖先眷屬飲食則能吃得到。”她有時看見餓鬼太可憐,會拿些米或飯,念幾句“南無觀世音菩薩”、再施給餓鬼,這樣也能吃到,但遠不如慈悲施食法這樣圓滿。相比之下,佛菩薩的慈悲施食真是無比殊勝!

  我在家做施食,多在凌晨以後,這時候也比較清靜。開始念祈請文時,清風從四周吹來、環繞自身,我自己知道,餓鬼眾生來了。念招請咒時,感覺又會強點,應該是眾生遍滿虛空的時候了,偶爾會稍打冷戰,但不會害怕。雪居士的所見所言,使我真切體會到,起心動念在法界上皆有顯現,並非虛言,亦能體會到諸佛菩薩救度眾生的無量慈悲和善巧方便。在日常生活中的所行所想,就不敢輕率魯莽了。這是做施食的收獲之一。

      想著餓鬼眾生的劇毒苦楚、輾轉惡途,難有解脫出離之日,不敢懈怠,每天都認真地施食一次。只不過花上幾分鐘的時間,就能廣利眾生,何樂不為!

  評:關於神通,並不能做為什麼重要依據,一切得依據經典才如法,畢竟神通也有真有假,這也是神通容易遭惹非議的原因,但以上佛友所說,筆者認為應該真實,亦可增長大家信心,是故可以作為參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鶴 的頭像
紫鶴

紫鶴的部落格

紫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